欢迎来到菜叶小说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苏鱼,景长风小说章节 绝色毒妃:权谋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菜叶时间:2019-11-17 20:56

第3章 悔恨重生

“你们果真是一对,同样的贱,苏娉婷,我待你不薄,你说你想学惊鸿舞,我便教你,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找来,虽然你是继室所出,可我一样把你当做亲妹妹看待,我究竟哪里对不住你?”苏鱼嘶哑着声音道,瞧今日的架势,她明白过来,只怕今日,她必死无疑了。

只是,她还是想弄个明白。

她究竟哪里对不住苏娉婷,苏娉婷想要什么,她都会给,苏娉婷说的话,她都会入耳,甚至一心一意的为这个妹妹着想。

“为何?就是因为你和你的贱人娘,占了原配嫡出的名头,我和我娘,就得顶着个被扶正的继室的名头,永远低你一等。不过现在不要紧,你很快就会死了,留下我,享受玉珩的爱,和皇后的尊荣。啊……对了,我差点连我的外甥都给忘记了,彩蝶,还不快把小皇子抱过来?”苏娉婷娇娇笑着。

苏鱼眼睛一缩,紧张的道,“苏娉婷,你想怎么样?我的逸儿还是个孩子,他还是你的亲外甥!”

苏娉婷哈哈笑道,“我现在可没有亲外甥,有的只是一个长姐和三皇子私通后的贱种。苏鱼,你知道你母亲死的时候有多惨吗?你以为那是病死的,可是实际上啊,那是父亲亲手把你的母亲掐死的,为的就是给我母亲腾位置,你外祖远在边疆,你年幼无知,而你母亲,可比你现在还蠢,你还真的以为你母亲是病死的呢?”

就像是有人,在紧紧的掐着苏鱼的脖子,苏鱼险些呼吸不过来了,“你说什么?”

她的母亲,竟然是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掐死的?

“你胡说!”她不敢相信,慈爱的父亲会狠心到亲手掐死自己的发妻!

“我胡说什么呢?不过是将事实说了出来,苏鱼,你们母女出身尊贵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我和我母亲的垫脚石。原先母亲是不想留你这个贱人一命的,可惜,你被及时接到了边疆去,然后呢,然后成了一个粗人,你瞧瞧你,哪里有一点女子的柔情似水?”苏娉婷讥讽的笑声愈加张狂了。

这时,彩蝶抱了孩子过来,谄媚道,“皇后娘娘,这就是那个贱种。”

苏娉婷长长的指甲在孩子白嫩的面容上刮了又刮,孩子吃疼,痛哭出声,叫苏鱼的心一揪一揪的,想冲过去把孩子抢过来。

可现在没有丝毫内力的她,却敌不过四个做惯了粗活的嬷嬷的力道。

体内的内力,都消失一空。

她心慌意乱的,满心满眼只有孩子。

苏娉婷咯咯笑道,“很心疼吗?长姐,我原先是想把这个贱种给摔死的,可是瞧见长姐这么痛苦的样子,又十分的不忍,不如长姐给我磕头吧,我满意了,我就放过这个贱种,长姐,你是磕,还是不磕?”

彩蝶也跟着笑,手指狠狠的掐了怀中孩子一把,孩子哇的哭得更加大声了。

母子连心,苏鱼闻着骨肉的哭声,再也忍不住了,她匡匡的磕起头,把所有的尊严悉数抛去,“娉婷,我死可以,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放了他吧。他长大以后,会什么也不记得的,他只是个孩子。”

苏娉婷更加得意了,她递给彩蝶一个眼色,彩蝶会意,直接就把孩子往地上狠狠的一摔。

孩子还在哭,只是十分痛苦,整张小脸都血色上涌,红到青紫。

“不……他还是个孩子啊!”

苏鱼拼命的想挣脱开束缚,可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瞧着孩子一遍又一遍的被彩蝶摔在地上。

她的心仿佛也跟着,一片片的,被摔碎在了地上。

绝望,和无能为力充斥着苏鱼的心间,让她几欲癫狂。

直至孩子再也没有任何声息,只听见彩蝶残忍的声音,“呀,奴婢不小心用力过度,把贱种给摔死了。”

苏鱼哑了声,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怔怔的望着地上的一片红,她双目也变得赤红,恨声道,“苏娉婷,你的心好狠!”

苏娉婷被她凶狠的模样吓了一跳,很快笑意又浮现出来了,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苏娉婷的同胞姐妹苏珍宝。

苏珍宝一眼就看见了景长风的尸体,在瞧见景长风的那张脸时,她一下子厌恶起来,“姐姐,姐夫让我过来催促你,内务府送来了皇后服饰,赶紧的杀了这个女人,回去试一试看看合身不合身。”

她说着,闻着殿中的血腥味,嫌弃的掩住了口鼻。

又瞧见苏鱼仇恨的模样,也吓了一跳。

只是看四个嬷嬷用尽了全力压制苏鱼,苏鱼悲戚的望着孩子的尸体,两行血泪落了下来。

苏珍宝一下子笑起来,从袖中取出了一把匕首,“不如就让我来送长姐一路吧,长姐这花容月貌的,一副子狐媚长相,勾走了三皇子的心,勾走了我看上的男人,怎么越看,越叫我不顺眼呢?”

她说着,拿着匕首靠近苏鱼蹲了下来,狠狠的在苏鱼的脸上划,划出一道又一道刻骨的血痕来。

苏鱼仿佛感受不到脸上的痛,或者说,她已经痛到麻木了。她直勾勾的用那双赤红的眼眸,望着她们。

她恨,她悔。

悔恨自己识人不清。

“我咒你们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她厉声说完,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拖得身后四个嬷嬷狠狠的往前迈了一步,她整个人不顾一切的朝苏珍宝手中的匕首冲了过去。

苏珍宝惊愕下,忘了躲开,直到耳朵刺痛传来。

她的耳朵,被苏鱼咬下了一大块肉来,而苏鱼,已经躺在地上,心脏中插着苏珍宝手中的匕首……

朦胧之中,苏鱼觉得,似乎有人在叫她。

那道声音十分的熟悉,而且越发的清晰…

苏鱼猛地睁开眼睛,窗外灿烂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入她的眼眸,让她眼眶一下子刺痛眯起来。

身侧传来一声轻笑,“小姐,您都躺了两天了,怎么能就这样冲冲的睁开眼睛呢?疼不疼啊,疼的话白砂去给您端盆凉水来敷敷眼,瞧您的眼睛肿的…”

那人似乎梗了一下,似乎有些难受的憋下了话头。

白砂?

苏鱼试着睁开眼睛,眼前有些发黑,可还是不影响她看清楚周围的情景。

这……这周围的景物陌生极了,似乎是在客栈里头,身侧的女子关心的在望着她。

是伴她长大的白砂的面容。

可白砂……分明是在她三年前回京的时候,给她挡箭死了的。

那这是在回京路上的客栈么?白砂方才说的什么眼睛肿的话,她恍惚间记起来,外祖父死后,她便离开了自幼长大的边关,回到了京城的长乐侯府之中。

这一路上,她因为怀念把她带大的外祖父,几乎是肿着眼睛过来的。

原来人死了之后,并不会见到什么阎王地狱,而是会来到从前的回忆之中……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