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绝色毒妃:权谋天下(苏鱼,景长风)小说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作者:菜叶时间:2019-11-17 20:57

第10章 狠毒尤氏

“这是白砂,你们两个既然是祖母和二夫人送过来的,就老实侍奉,翠珍就负责吃食,彩蝶……就负责整理我的房间吧。”苏鱼这般安排道。

前世这翠珍,倒是个老实本分的,规规矩矩没出过什么差错,只是碍于是老夫人送来的人,她从未亲近过,现在也不打算亲近。

今日的仇人相见,苏鱼觉得,自己的这几天没有白费,她能够很好的隐藏起来她的情绪了。

彩蝶应下了,她总觉得大小姐看她的视线似乎有一瞬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可她又没见过大小姐,许是她的错觉吧,她得要找机会,得到大小姐的信任才是。

而另一边,尤氏来到了苏娉婷的住处,才进了屋子,就听见了苏珍宝的大吵声。

“这吵什么呢,珍宝,我教你的礼仪你都吃了?”

苏珍宝不悦的找了个椅子坐下,“还不是你,偏心得厉害,只让婢女去给姐姐挡阳光,不帮我挡,我现在感觉脸都辣辣的。”

这偏心都偏得没眼了。

尤氏有些无奈,看见苏娉婷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便道,“母亲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姐姐比你能忍,你姐姐可就是我们侯府掌实权的希望,母亲自然得要为她着想一二了,好了,过来让母亲瞧一瞧,有没有晒伤。”

苏珍宝明白,置气也没有用处,干脆狠狠的揪了一把衣带就道,“母亲,都怨那个贱人,害我们晒了这么久,她册封郡主,和我们有什么干系,还让我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磕头,传了出去,谁不知道我和姐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磕了头呀,这都丢脸死了。”

她说得酸溜溜的,尤氏也没有在意她的情绪,反而沉思起来,“此事左思右想,先提出磕头的人是侯爷,有人拿这个事情来说事,就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侯爷的身上,那于你们的名声也是无碍的,你们只需要作出一副受害的样子来便是。”

“母亲。”一直沉默的苏娉婷终于说话了,“先前我们派人去边疆打听苏鱼,可得来的都是些天真活泼的消息,原以为很好哄骗,可今日一看,似乎不是这样,而且,她从未回过京城,却似乎对京城的规矩十分的熟悉。”

“难道得来的那些消息都是她装出来蒙骗外人的?”苏珍宝瞪圆了眼,想起苏鱼那张清丽脱俗的脸,她又嫉妒又愤恨,怎么她就没有姐姐和那个贱人的脸好看呢?

“姐姐,恕妹妹直言,那贱人回来了,容貌你也看见了,可比你这个京城第一美人还要来得美,更别提还被封了那个什么玩意儿郡主,不是得到了消息说,她会跳失传已久的惊鸿舞吗?你可要小心一些啊,省得被她抢走了你的荣光!”

“不过是一个边疆长大的野丫头,侯府里头,只有娉婷是最耀眼的,其他威胁到娉婷的人,除去便是。”尤氏森森的说道,露出来的狠毒令苏珍宝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也不敢再说话了。

……

夜幕降临。

苏鱼补了半日的觉起来,瞧见了白砂捧了一堆堆的衣裳进来,件件颜色都十分艳丽,“这……主子,这是方才二夫人送过来的,一件件的不是大红就是大绿,就跟唱戏里头的人穿的一样,送来的婢女还称,这是京城时下最流行的衣裳款式,这京城里头的人,品味也太独特了吧……”

白砂把那些衣裳都展开来,大红大绿的颜色混在一块,简直令白砂大开了一番眼界。

苏鱼早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前世她也是因着尤氏送来的衣裳,还闹出了个笑话,若是她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待会会有人来上门拜访来,前世的她是真的一副大大咧咧的性子,就这么穿着这么一身衣裳过去,还在彩蝶的怂恿下化了个浓妆,让人看尽了笑话,也让老夫人打心眼里觉得,她是个丢人现眼的。

她摸了摸那些衣裳,淡淡的道,“不是京中人品味独特,而是有人想让我出丑,白砂,我问你,你家主子好看不好看?”

白砂连连点头,“好看好看,自然是好看的。”

而且,主子大抵是因着国公爷的去世,性子变得沉稳了不少,话也少了几分,也变得更好看了。

白砂都看在眼里,也心疼极了苏鱼。

不过……方才主子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好看就对了,就是因为你家主子天生丽质,才有人觉得,你家主子要碍了她的路了,这侯府里头,水深着呢,一个个都有千般面目,白砂,你该长点心眼儿。”苏鱼说道。

白砂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主子您是说,这些丑得不能再丑的衣裳,是二夫人送过来的?而且国公爷新丧,主子又穿了这么一身,怕是不妥,容易被人说闲话的。”

她越想,就觉得越愤怒。

没想到一脸慈爱的二夫人心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鬼名堂。

“想明白就好,白砂,去寻一套白衣过来,我记着这包裹里头不是还有备用的一件白衣吗?”苏鱼嘴角隐隐勾起,透过窗户,看着外边渐暗的天色,心里打定了一个主意。

待换好了衣裳,很快就有老夫人院里的丫头过来说,苏夫人来了。

苏鱼让白砂拿着那些衣裳,朝老夫人的院子方向走去。

这苏夫人,是长乐侯的弟媳,可长乐侯的那个弟弟二老爷,并非老夫人所生,而是庶出子,早早的就分家出去了。

那二老爷,走的也并非是仕途,反而是商贾之路,这些年来红红火火的,很是赚了不少的银钱。

只是在前任侯爷去世时,老夫人直接把那二老爷和苏夫人一家都给赶了出去,强行的分了家,一分钱也没有分给那二老爷,这事儿当初还被看了好一阵的笑话。

可如今不一样了,二老爷经商成了一方富豪,那苏夫人,更是视侯府的人为肉中刺,更是时不时的来恶心老夫人一顿。

只是这苏夫人,对她却从未露出过恶意和算计,似乎是因着她母亲的缘故。

苏鱼想着想着,便来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前,远远的就能听见一道高亢的女声在说着话。

“哎哟,怎么没瞅见娉婷啊。”苏鱼踏进去的时候,便是听见了这句话。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