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秦霏, 林越霖小说秦霏, 林越霖目录全集阅读

作者:菜叶时间:2020-04-19 13:59

第二章共患难

林越霖侧过脸来倒是让秦霏有机会一睹这个让空姐也疯狂的男人的真容,皮肤竟比她还要白皙,像是刚煮熟剥开的鸡蛋。那双碧湖一般的眼睛囊括了世间最美好的春花秋月,高挺的鼻梁像是架在苍茫院上的古旧凉亭,衬得他整张脸有时代的古朴感和历经沧桑的层次感。

 

秦霏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可如今在他面前,就有些自惭形秽了。

 

"你对我这张脸也好像很有意思。"林越霖眉头紧皱,用不可一世的口吻,严厉而肯定地说道。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被人随意碰触身体的各个部分。当然也是有例外的,其一是他亲自恩准的,其二,那就是在床上的时候,每每这个时候他是很宽容的。

 

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冒出的女人竟然未经允许直接扑到他身上,还用那样娇滴滴的语气亲昵地称呼他,打扰了他看公司股票行情的心情。

 

林越霖被女人搭讪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主动不怕死的搭讪方法。但是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连他的喜好都没有打听清楚,就贸然搭讪,最终结果也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她长得好看也不例外。

 

秦霏被他嘴角冷然的笑意吓得赶紧撒开了手,也顾不得会在空姐面前丢了面子。

 

常言道,若为生死故,颜面皆可抛。

 

林越霖见她识相,这才眉头舒展,转向空姐,声音冷而烈,像是寒风冷冽的隆冬里燃起的猎猎作响的大火:"如果你还想再这个航空公司工作,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空姐本来因为林越霖对秦霏的态度判定他们并非男女朋友关系,心下正喜,却被林越霖如此冰冷的话浇了个透心凉,僵直了身体,脸色也苍白得跟一张白纸一样。她一直以为他是个绅士,就算不喜欢她的纠缠也不会大动干戈,但是没想到他发起火来,真是吓人得很。

 

她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美男在好,比不得糊口的工作强。

 

空姐灰溜溜地离开之后,秦霏到时显得不自在了。

 

虽然他没有问自己扑过去的原因,可是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解释一下呢。她如果解释,他是不是会觉得多余呢。

 

她如果解释是不是又会浪费他的时间呢。

 

秦霏犹豫半天,终于还是鼓足勇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谦逊有礼地说道:"那个……先生,我刚刚是因为……"

 

还没有等到秦霏把话说完,林越霖已经抬起手阻止道:"我没时间听你的解释,你这样的女人我不是今天才见识。我劝你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当做是上天的恩赐,不要动一些歪心思,我林越霖从来不喜欢投怀送抱的女人。"

 

秦霏被他一番抢白噎住了,怔愣地看着她,脑子以为突起的愤怒已经乱作一盘浆糊,不知道该如何有力地反击她。

 

她好半天才顺过气来,龇牙咧嘴地反驳道:"可惜我今天没有带镜子,要不然就可以让你好好看看你自己。就你这德行,还想让我投怀送抱,省省吧你。"|

 

说完,秦霏就将头扭到一边,才不管他在她身后是什么狰狞恐怖的表情。

 

很快,机舱里除了乘客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之外就只有飞行时候机器发动的声音,比起之前有人在耳边闹闹攘攘已经算得上安静了,秦霏将靠枕往上拉了拉,准备入睡。

 

只听播音室传来"亲爱的乘客们,请确保系好你们的安全带,飞机正在遇到雷暴区,机长正在全力使飞机平稳,请各位乘客不要慌张,在乘务员的带领下带好氧气面罩。请配合,谢谢!"

 

秦霏一直觉得飞机一个很神奇的物体,它竟然能够带着上百人视线人类飞天梦想。但是此时此刻这个神奇的物体也照样逃不过上帝的手,在气流里像一朵败落的残花飘摇不定,颠来倒去。

 

机舱里面的沉静被气流打破,老老少少的哭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就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在飞机上待三百六十天的空乘们也都吓得面目铁青,额头冒冷汗。但是过硬的专业素养还是让他们至少能够维持好表面的镇定,他们艰难地穿梭在机舱内,安抚一些受惊过度的乘客。

 

那条引起恐慌的广播还在不间断地重复着,乘务长的本意是安抚乘客的情绪,但是言语之间还是泄露了她本身的恐慌,让乘客更加心惊胆战。

 

整个机舱里大概就只有林越霖和秦霏是最镇定的了。

 

林越霖被耳朵里的噪音弄得心烦意乱,偶然瞥见身边的女人一脸淡然,不由觉得有趣,问道:"女人,你怎么不害怕?"

 

"你怎么知道我不害怕。"因为之前的接触,秦霏对林越霖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说话的语气也多有不善。

 

林越霖指了指周围那些痛哭流涕,大声叫喊的女人,惊疑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像她们一样?"

 

"每个人害怕的方式不一样,而我不喜欢这么弱的害怕方式。"秦霏冷冷地说道。

 

林越霖讥讽道:"只要害怕,不都是弱吗。你这明明就是死鸭子嘴硬,何必美化自己。"

 

秦霏笑了笑,但是那份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就凝固成冰:"懒得跟你说,嘴这么欠缺,你的人生中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小心吧。"

 

起初林越霖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半天才发现他竟然是在损他。

 

秦霏转过身去,透过开着的小窗看着外面一上一下的云层。

 

其实她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怕,飞机遇到气流,她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自己的小命不保,而是想起了之前看的穿越小说,比起生命,她更加关心的是假如死了穿越到哪个朝代,遇上什么人。

 

但是这些要是告诉身旁的这个男人,她敢保证她一定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所以她才不会亲自把自己送到他的枪口上呢。

 

很长的一段时间,飞机并没有进入平稳的极端,而是一直处于颠簸的状态,本来能够给人安全感的大鸟现在好像是在狂风暴雨里被摧残的一叶扁舟,感觉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在与气流的告诉摩擦力粉身碎骨。

 

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秦霏突然就有些害怕了。

 

那个人就算要订婚了,也还是要见一面吧。如果就这么死了,那过往的青葱岁月算什么呢?她一片赤诚的心又算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秦霏浑身开始颤抖,就连牙齿也在不断地打架,头皮像是被什么震动着一片酥麻,冷汗不断地从额头,从身体各处的毛孔里冒出来,心脏都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此刻,机舱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

 

秦霏想要嚎啕大哭,可是她的人生在最黑暗的时候,她也未曾这么懦弱过。于是她咬着唇,强忍住心里的惧意。

 

林越霖发觉腰上一痛的时候,才发现是身边的女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上了自己的腰,手掌心紧紧地捏着他腰上的肉,像是要生生扯下来一般。

 

"女人,你这个害怕的方式简直是我见过最弱的,而且也是最让人厌烦的,因为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林越霖眉眼冷峻,冷酷无情地搬开她的手。

 

"让我抱一抱,抱一下就好。"秦霏的手又孜孜不倦地环了上去,而且比之前收得更紧。

 

这一次,林越霖没有再掀开她的手,而是任由她抱着,只因为这个女人楚楚可怜的眼神触动到自认为冷血无情的他,。

 

若是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想到一向整洁的他,会让人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扭成麻花,尽管他现在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不揍她的冲动。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秦霏想要通过和他聊天来缓解自己的注意力。

 

"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林越霖的一生已经过得很有意义,他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一大堆,就算死去也没有多大遗憾。

 

秦霏是第一次见到将生死说得这样平静无波澜的人,有片刻的惊讶,但是转瞬又觉得正常,而且还觉得他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有这样不可一世的高傲态度。

 

秦霏也被他感染,慢慢地变的平静,但是整个人已经舒服地躺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声,心里一片平静:"如果我们会死,一定要对一个人说最后一句话,你想对谁说,说什么?"

 

"我没有想要对谁说的话。"林越霖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这种情绪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人就变得多愁善感了吗?

 

他倒是有个未婚妻,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要有话对她说才对,可是他并不想。

 

"那你呢?"林越霖看着秦霏的头顶,问道。

 

"我想对我心里的那个人说,但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他。"秦霏的语气舒缓,听起来有些解脱的豁然开朗。

 

"你男朋友。"

 

"如果没有出意外,他是我的未婚夫,可是意外出了,他是别人的未婚夫。"秦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将这些事情这样笑着说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听。

 

"笑得丑死了,别笑。"林越霖讥讽地说道。

 

"我能在你的怀里睡会儿吗"秦霏怕他不同意,小手抓着他的衣襟,补充道,"看在我未婚夫变成别人未婚夫的面上,别拒绝我。看在我们可能要死的份儿上,也别拒绝我。"

 

林越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身上躺着娇小的人儿,心里灌满了光和热,和往日汹涌的情欲不同。

 

他清楚地知道那是一种类似疼惜和感觉。

 

可他林越霖对自己尚且残忍无情,又怎么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女人产生同情呢,一定是飞机遇上雷暴,让他有些头疼了。

 

一定是这样的。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