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婚不由情(萧笙席卿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第10章

作者:菜叶时间:2021-10-21 16:34
《婚不由情》故事情节紧凑,看点十足,芭了芭蕉文笔极好,所描绘的角色(萧笙席卿川)栩栩如生,像是活生生的人物,实在是精彩,第10章简介:这天晚上席卿川果然没有来骚扰我,但是我睡得也不踏实。我一直都在冥思苦想到底倪一舟去哪里了,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婚不由情

10分

《婚不由情》

《婚不由情》 第10章 我要离婚

这天晚上席卿川果然没有来骚扰我,但是我睡得也不踏实。

我一直都在冥思苦想到底倪一舟去哪里了,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不跟我联系?

或许他并没有出什么事,只是有了新女朋友开始了新的生活。

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我也已经跟席卿川结婚了。

虽然是形式婚姻,但是在昨天不也发生了事实?

我断断续续的碎梦彻底被乔薏的电话给打得更碎,我迷迷糊糊的一接通,她哭哭啼啼的声音就传来了。

“箫笙原来是假的,他骗我的,一切都是假的。他们这些同志都是没有心的,都是没有心的!“

“怎么了?一大清早这么哭嚎的。”我被她喊的心脏一拎一拎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看墙上的钟才7:00多。

“你怎么了?”

“原来那个森…”她哭的我得竖起耳朵来才能听清她讲的是什么:“那个他根本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个女的,所以他一开始就骗我。”

“他骗你什么了?他昨天不是跟你求婚了吗?”

“是啊,他跟我求婚了。原来他跟我结婚是想骗我做同妻。”

“什么意思?你是怎么知道的?”

“昨晚他去洗手间,手机放在桌上没有息屏,我看到了他和他朋友的聊天记录,原来是他的家人催他结婚,父母想要一个孩子,所以他就盯上我了。幸好我看到了他的聊天记录,要不然我就傻乎乎的被他骗婚。你知不知道,做同妻有多惨?那些同志根本就不喜欢女人,甚至是仇视的心理,把女人娶回去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给他传宗接代也用来隐人耳目,可是同妻的下场就是很惨很惨的,被人骗了感情骗了青春,最后惨淡收场。”

我听了心情比她更郁闷的很,闷闷地问:“你跟他上床了?”

“还没有。”

“那你哭的撕心裂肺的做什么,你们才认识两天不到,不至于那么深的感情吧!”

“感情都没那么深,只是被人欺骗的感觉真的是很不爽。箫笙我跟你说,这辈子就是嫁猪嫁狗,也不能找一个同志同妻,真的是很惨很惨的。我干嘛跟你说这个?席卿川又不是个同志,幸好幸好。”

我很郁闷,谁说席卿川不是?

现在有一个超大无敌的同妻就在她的面前。

我沉默了一下:“好了,你别哭了,你们俩认识又没多久,不至于这么撕心裂肺。下次带眼识人,让你别去那种地方。”

“是啊是啊,下次打死我都不去了,真是婊子无情同志无爱。”

她说的真够难听的,乔薏哭够了:“好了,我到现在还没有睡觉呢,我要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忘了那个渣男。幸好我跟他才认识两天不到,如果时间久了我对他产生了感情那才叫痛苦,所以呀我要告诉你,身边有可能遇到这种事的姐妹们,一定要尽早抽离,越快越好,千万别指望一个同志能够爱上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乔薏说完就挂电话睡觉去了,可是我的心却被她讲的哇凉哇凉的。

我倒是没有心存希望想让席卿川爱上我什么的,但是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和他在一起时间呆久了,我会不会在情感上产生不应该的期待和依赖。

这世界上的事情不好说。

我彻底没了睡意,坐在床上玩手机。

打开一个视频网站,只见一个推送跳出来,我随手点开,好死不死的居然是一个说同妻的影片。

我大概看了一下简介,说是有一个同妻在丈夫去世之后才发现她的老公是一个同志。

他在自己生命的弥留都和他爱的那个男人在一起,最后还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那个男人,而这个女人已经和她的丈夫有了一个青春期那么大的孩子。为了那个男人耗尽了自己所有的青春,但是却没有换来他一点点的怜爱。

在影片中那个同妻总是在惶恐的奔走和哭泣,看到她我莫名的心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我猛然想起,前两天我们发生了那些不可描述之后,好像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我可不想以后像那个电影里的女人都那样。

我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胡乱套上衣服就往外面冲,我得去药店买事后阻断药,希望还有用。

我在走廊里面撞到了席卿川,他也刚刚出门,大概是要去上班。

我撞到了他不想道歉,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表情凶恶:“赶着去投胎。?”

乔薏一番话让我很是郁闷和不安,所以我也懒得应酬他,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拔腿就跑。

我算了一下时间,还没过48个小时,我记得药店里面有这种48小时之后还可以用的药。

还好我买到了,直接在药店撕开包装就干吞,噎的我直翻白眼。

当药丸从我的喉咙里滑落下去的时候,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打死我也不要当同妻,也不要给席卿川生孩子。

想来想去,我和席卿川的这段婚姻还是危险的,不管他对箫诗是什么感情,反正他不会爱上我,我也避免爱上他。

我在从药店的柜台走到药店门口,短短几米的距离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要跟席卿川离婚。

是的,立刻马上就现在。

我抬手打了车直奔席卿川的公司。剧情跟两天前一模一样,美艳女秘书依然着急忙慌地拦住我不让我进,难道今天又上演了什么少儿不易?

我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席卿川说,所以我用力的推开女秘书就直接闯了进去。

“席卿川,我有件事情…”

话说了才一半,立刻就被卡在我的喉咙里,我又看到了什么?

跟上次的那个场景一模一样,席卿川趴在沙发上,他的裤子褪下露出了大半个健美的臀部,柏宇则坐在他的身边正在用手按爱抚他的屁股。

妈妈咪呀,难道做这种事情就一定得在办公室吗?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