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婚不由情》芭了芭蕉小说全部章节

作者:菜叶时间:2021-10-21 16:34
对于《婚不由情》中的人物萧笙席卿川很有自己的特点,不管是形象还是言语自成一派,超级的吸睛,可见芭了芭蕉很擅长描写人物,以下是《婚不由情》第8章所讲的内容:秀婶走进来打开了手里的盒子,我伸头看了一眼,里面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还有首饰和配好的高......

婚不由情

10分

《婚不由情》

《婚不由情》 第8章 他这是被刺激的

秀婶走进来打开了手里的盒子,我伸头看了一眼,里面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还有首饰和配好的高跟鞋。

什么意思?席卿川干嘛好好地送我东西?

我留下盒子,跟秀婶道谢,她就出去了。

我摸着滑溜溜的裙子,给席卿川打了个电话。

他应该在忙,声音像是用耳朵和肩膀夹着说出来的:“收到了我送的东西?”

“干嘛送我东西?”

“作为昨天的补偿。”

“所以你觉得,我的第一次用衣服和首饰就可以解决?”

“你也可以不要,连衣服和首饰都没有。”他语气硬邦邦的:“没事我挂了。”

我气结,收礼物都收的这么憋屈。

晚上,我还是穿上了席卿川送我的衣服和鞋子,我的衣柜里寒酸的根本不像是席家的儿媳妇,今天回家吃饭,我的小小的虚荣心也在作祟。

司机来接我,然后一起去接席卿川。

柏宇也在,贴身助理的意思就是大至商务活动小至家庭聚会,助理都得跟着。

柏宇看到我依然很尴尬,只是跟我笑了笑就不说话了。

这是我第一次结婚之后和席卿川一起回家,我爸爸看到席卿川很高兴,用力地拥抱了他一下。

“总是听说萧笙说你忙,今儿终于抽出空来了?”

继母的表情是很复杂的,她应该是盼望席卿川是她的女婿,但是她却不认为我是她的女儿,她是希望席卿川娶的是箫诗。

我们在客厅坐着闲聊,席卿川和我爸爸正在聊生意的事情,我就坐在一边吃水果。

席卿川是香饽饽,平时我回来根本没人搭理,今天他来了,大姐和大姐夫都陪坐在一边,脸上堆满笑容。

我没见到箫诗,还在寻思,这时听到了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我刚要回头看看是谁,席卿川忽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拽到他的身边来,然后手圈着我的腰回头跟我微笑:“刚才跟爸一直聊天,都忽视你了,你不生气吧?”

他对我一向恶形恶状,这一秒忽然又这样温柔,绝对不简单。

这时,我听到那脚步声已经走到了我们的沙发背后,紧接着是箫诗的声音:“爸,妈。”

我抬头,箫诗站在面前,长发披肩,藕荷色的丝质长裙,显得仙气袅袅。

她似乎没看我们,冷淡的眼神只是一扫而过,我一向被她这样忽视,习惯了。

哦,我明白了为什么席卿川刚才那样,感情是做戏给箫诗看,让她嫉妒。

没想到他这么幼稚,用这么小儿科的手段。

不过,席卿川这样是因为他还喜欢箫诗么?

他不是同志么?

我脑子里转的飞快,今天白天我闲得无聊特意上网搜了一下同志,上面说同志大约分成几种来源,一种是先天的性认知,只爱同性。

有一种是猎奇心理,觉得酷。

还有一种是因为在异性的身上受过伤所以将性取向转移到同性的身上。

看来,席卿川是属于第三种。

哎,在外面霸气又霸道的席卿川,居然被箫诗伤成这样,我要不要同情他?

我不要,因为他在我的腰间掐了一把,痛的我差点叫出来。

我抬头瞪他,他笑嘻嘻地摸我的头发:“我家宝贝可能是饿了。”

“哦,那开饭开饭。”继母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吩咐管家:“叫六嫂开饭了。”

箫诗仍然是那副冷冷的表情,从我们面前飘然而过。

席卿川的目光好像一直都在追随她,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一物降一物。

在外面众星拱月的席卿川遇到了高冷美人箫诗,居然也在屁股后头追的上气不接下气,然后惨遭被甩,当然一气之下胡作非为。

今晚的晚饭,势必很热闹。

我坐在席卿川的身边,箫诗坐我们对面。

餐桌上海鲜居多,我一到春天就有点过敏,所以不太敢吃海鲜。

席卿川夹了一只虾,热情洋溢地跟我说:“我帮你剥。”

我谢谢他如此深情厚谊,他在全家人的注视下剥好了虾放在我的碗里。

我大姐笑着看着他:“萧笙春天从来不吃海鲜,妹夫这么体贴,不知道能不能打破萧笙的这个饮食习惯。”

他们只知道我不吃,却不知道原由。

席卿川自然也不知道,但是很显然他也不想知道。

他笑的很腻人,单手托腮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声音却压的只有我能听得见:“吃下去。”

“我过敏。”我装作撩头发,贴近他耳朵说。

“吃一只不会死。”

我被他气的心口疼,但是席卿川这个人小气的很,如果我不给他这个面子,不知道日后如何折磨我。

我咬着牙将虾塞进嘴里,大嚼着给他看。

一直没说话的箫诗终于开口了:“萧笙春天吃海鲜会过敏,你不知道么?”

我以为席卿川会尴尬,但是他对答如流:“她已经好了。”

好个鬼,希望这几天不要是晴天,只要太阳一晒我就会满脸起大包的好不好?

席卿川又在我的腰上掐了一把,我痛的抬头看他,他笑的倒是很迷人:“是不是,笙儿?”

我敢说,这个名字腻过让我吃掉十块大肥肉,我腰间痛的要命还只能陪他演戏。

我点头:“唔,好了。”

箫诗低下头继续吃东西,连一眼都没有多看席卿川。

席卿川一顿饭心不在焉,不过陪我爸爸酒倒是喝了不少。

我越来越认为我的判断是对的,他就是双性恋,这边被箫诗给刺激的喜欢了男人,那边心里还是对箫诗不死心。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