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频 > 言情 > 正文

梅动雪前香

大小:721840字 主角:凌夜,凌易,林洛雪 作者:翊枫清 时间:2020-04-21

她,是皇室贵胄,却被罢黜凡间。 她,身为大将,却看着母妃国家覆灭,无力回天。 她,征伐天下,却一无所有。 无心争斗,无奈阴谋缠身,袭卷而来。 面对讥笑羞辱,她冷面冷血。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她,是皇室贵胄,却被罢黜凡间。 她,身为大将,却看着母妃国家覆灭,无力回天。 她,征伐天下,却一无所有。 无心争斗,无奈阴谋缠身,袭卷而来。 面对讥笑羞辱,她冷面冷血。忍辱负重,只求相伴母妃,一世安宁。怎料母妃离奇丧生火海,也激起了她一颗沉寂的心。 “自古无情帝王家,奈何托生于此,唯有绝心无情。”她冷冷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凌夜只为查明真相,却不想,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更不想,竟发现了令人惊诧的秘密。

一 身处危机

列国纷争,烽烟四处,群雄并起。数列国中,属大魏国最为强盛。

 

大魏几代帝王皆是雄才大略,百年的厉精图治,以此开创了大魏圣朝。

 

大魏帝王深知国兴离不开忠臣义士,因此任人唯贤,只要是有才能的人皆可为官。

 

在大魏,女子须恪守妇道,但女子才华横溢者,可入朝为官。武艺出众者,可从军为将。女子为官将者,皆冠以男称。以示区别于寻常女子,身份地位与男子相同。

 

自然而然,依照此说法。有才能的皇女也可继承皇位,只须传位于嫡系,以持血统

 

正因如此,大魏人才鼎盛,出了不少巾帼英雄。

 

大魏巾帼出众,不输于男子。文官上书言策,皆是治国良方。武将勇猛善战,敌国畏惧不敢妄动。

 

文武皆为精英之辈,大魏国由此内外皆强。

 

先时,大魏重用女子,曾沦为别国笑柄。

 

但百年来,大魏不断繁荣昌盛,其中女子功不可没,别国遂纷纷效仿。

 

如今各国朝廷中,公主许配给有大功的巾帼,以拉拢势力,这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冷风呼啸,长夜无眠。

 

秋风萧瑟,此时皇宫殿后的书房内弥漫着凝重的气息。

四周除了风声,再无其他。

侍卫远远竖立在大殿百步之处,面容如石像般僵硬,眼神却散发着精光。手中长枪紧握,手握之处的位置,整齐划一。不高一寸,不低一分。他们呼吸绵长,透出深厚的内功。

几个大臣陆续迈着急促的碎步赶来,经过之时,也不由得害怕的低下了头,犹如一个犯了罪的小偷。短短几尺,好像走了万里迢迢那么远。

渐行渐远,几个大臣这才敢大口的呼吸,额上的汗已顺着脖颈流下,但步下速度却丝毫未减。

远望去,只见几位年迈的重臣。年纪老迈的大臣,不是非常大事,可免朝。如今一个不缺,几个大臣见状,额上的汗,越发的渗了出来。

 

朝中的几位重臣脸色沉重的站在旁,周围没有个太监宫女,也没有个人说话。各个敛声屏气,空气仿佛已经凝结。

 

屋子里的人只有七个,其中四个是朝中重臣,七人中只有三人是坐着的。

 

坐在侧座一人,生得十分俊朗,头戴金冠,腰佩白玉,胸前纹着四爪金龙,浑身散发着雍容华贵的气质。面容得意,嘴角挂着若隐若无的冷笑

主位之上,也是一名英俊的少年。衣着华丽,但却少来一丝奢华,多了一分朴实。眼神担忧而又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个人,既没有穿着官服,衣服上也没有纹着龙。此人只穿着身普通的紫衣劲服,长相并不俊朗,也没有丝毫华贵的气息,只能算得上是清秀。

 

但这个人,你只要看过一眼就会知道,她与常人不同。身上的气息远远不同于大臣,更不同于坐着的皇族子弟。

 

她身上散发的气魄远远不是那人能及的。

 

此人就站在书桌前,面色冷清,眼神放空的望着鼻心,就像个毫无生命的冰雕样。不同于侍卫的寂冷。这个人的冷,是一种饱含着浑雄气魄的冷。

 

大臣们跪下行礼,随后恭敬的低头站在两旁,眉目低垂,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们心中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身居重位的四位大臣,深夜受到传召,来到殿后的书房。两位当朝最受器重的皇子都在现场,心中怎能不畏。

 

因此,诸大臣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发出点声响。

 

“你决定了?真的不后悔?”语声低沉的话语打破了寂静。

 

说话的是坐在书桌主位上的人,大魏五皇子凌悟,语气带着几分劝阻。

 

桌前的少年面色冰寒,似是笼罩了层寒霜。只怕刀砍在这少年身上,也不会皱下眉头,冰冷的声音答道:“绝不后悔。”

 

闻言,坐在旁客位的华服少年,也不再掩饰,渐渐泛起得意的微笑,这抹笑容说不出的阴鸷。

 

只见他悠闲的坐在旁座,玩弄着大拇指上价值不菲且象征着权力的玉扳指。

 

这个阴鸷少年是大魏的七皇子凌嚣。

 

凌悟猛的拍案,大声喊道:“就为了个从未谋面的女人,你就连兄弟亲人都不顾了吗!”

 

刺耳的怒吼声瞬间震动了所有大臣的心,气氛变得更加凝重。

冷面少年猛抬眼眸,一道精光乍现。眼神中没有怒也没有恨,只是那灼灼的视线,足以震慑一头猛兽。

 

良久,无人再敢出声。

 

门缓缓被打开,传来几声咳嗽,低沉的声音传来:“如此沉不住气,将来还如何成大器!”

 

只见一个身穿明黄色龙袍的人由太监搀扶着,缓缓步入屋内。

 

先皇逝世,昔日的太子,已经是当今皇帝了。

 

皇帝生得高大英武,天庭饱满,面目严峻肃穆,一派帝王之相。苍白的脸色并没有影响他的威武,眼神依然锐利如刀。

 

“父皇,你怎么来了?”凌嚣展袖子,将扳指不动声色的笼在袖中。迎了上去,推开身边的太监,自己扶起了皇上的手臂,恭谦说道:“父皇,你身子不好,该好好休息才是啊。”脸色显得十分担忧。

 

皇上驾到,几位大臣在惊吓之中慌忙下跪行礼。

 

凌悟怒色的脸也不得不缓和了下来,行礼之后便将位置让了出来,二人左右的站立在皇帝身后。

 

皇帝坐定,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凌夜,低声问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改变心意吗?”

 

凌夜眼内寒霜,目不斜视,冷冷答道:“父皇要儿臣做的,儿臣都已经做了。希望父皇能遵守昔日的诺言,儿臣别无他求。”

 

皇帝闷哼声,道:“那个女人是细作,你到今日还不明白吗。”声音变得低沉嘶哑,带着王者的威严,不怒自威,说完便捂着胸口轻轻咳嗽了几声。

 

“还不快去倒茶!”凌悟轻拍着皇上的背,对门口的太监喊道。

 

皇帝注视着凌夜,双目含着怒火:“不用了!有人敢忤逆朕!不把朕放在眼里!这茶还怎么下咽!”

 

但桌前的凌夜却丝毫不为所动,面目冷峻。

 

“父皇息怒,保重龙体才是。待十四了解真相就不会再有这想法了。”凌嚣站了出来,脸色焦急,但眼角却带着笑意。

 

听了凌嚣的话,皇帝的脸色并没有缓和,眼神直视凌夜的双目,低沉道:“该了解的只怕她都已经了解了!”

 

随即深沉的目光转向站着的几位大臣,道:“诸位爱卿,十四皇子欲出宫找一名女子。这名女子被查之后,离奇葬身火海,恐是细作,你们意下如何啊?”

 

几位大臣正希望皇帝不要有麻烦给他们。皇帝这问,让所有人都慌了神,面面相觑不知如何答复。

 

他们当然知道那“一名女子”指的是谁。

 

但皇帝没有丝毫回转,眼神盯着大臣,等待回答。

 

大臣们私地下细声讨论着,但没有人敢说出自己的意思。

 

就在气氛最紧张时,还是凌悟先开了口:“父皇,事关重大。只怕几位大臣时也无法做决定。不如让儿臣劝劝十四,也顺便给几天时间让大臣们考虑考虑。”

 

大臣们也纷纷附和。

 

皇帝见凌夜神情不变,凄然叹道:“好,朕就给你三天时间。”

 

凌嚣俯身说道:“父皇,夜深了。就让儿臣送你回寝宫吧。”

 

皇帝点了点头。

 

直到皇帝迈出了门槛,众位大臣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尾随皇帝起离开了书房。

 

顿时,书房内就只剩下凌悟凌夜二人。

 

凌悟道:“我本以为待你了解那个女人之后,会放弃寻找她。没想到,你还是如此执着。为什么?”

 

凌夜站在原地,从皇帝进来到现在,她的眼神没有移动过半分,身子依旧如泰山般挺立着,冷冷答道:“我找她自然有我的道理,还请五哥别再多问了。五哥你明知劝不动我,又何必让父皇宽限三日。”

 

凌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自小就是这样。”

 

凌夜又说道:“两人的意思,请五哥并上报。”

 

话音刚落,屋檐上便跃下个身影,瞬间便落在了两人身边,可见轻功之强。

 

那跃出的人是凌夜的同胞妹妹,十五皇子凌易。

 

只见她脸嬉笑,双手环在胸前,带着孩童笑意的脸和凌夜冰寒的面目全然不同。

 

“十五,难道你也…”凌悟话未说完,便也明白了凌易的意思。

 

凌悟摇了摇头,道:“看来我是连劝的必要都没有了。只是,父皇不会那么轻易放你们走的。”

 

凌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道::“他曾答应过我,君无戏言。他身为个帝王,敢反悔吗!”

 

凌悟惊,没想到凌夜尽会说出如此大胆的话,不由得左右查探了番:“十四!小心隔墙有耳!”

 

凌易抱着双臂,口气悠闲的说道:“放心吧五哥,这是商讨机密的地方,除非父皇传召,否则谁能接近这里。”

 

凌悟生性谨慎,还是不免左右查探了番。

 

凌夜毫不关心是否有人能听得见,冷道:“五哥明天还要上朝,还是早些回吧。”

 

回宫的路上,凌悟都在仔细地思索着怎么向皇帝婉转答复。他知道,凌夜决定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他也知道,凌夜旦出宫,各党羽都会想尽办法暗杀她。

想争位的皇子,想必都不会放过这次绝佳的机会。尤其是凌嚣党,更是无所不为。

大魏国皇子虽多,但众大臣,就是平民百姓都知道,最出众的也就只四人。

 

大魏国的皇位非四人莫属。大皇子凌乾,五皇子凌悟、七皇子凌嚣、十四皇子凌夜。

 

天下谋士正在物色明主,王公大臣也计划着该投靠谁。各个小国、蛮夷也都期待着大魏能有场争位内战,伺机而动。

大皇子凌乾,武艺非凡,七岁就能空手独斗野狼。只是其太过沉迷于武道,以至于文才虽不至于差,但仍是略有些欠缺。只以武学列于众皇子之上。

 

五皇子凌悟性情温和,是大臣和众皇子们最敬重的人。治国方略上见解独到,所提建议句句是关键所在,所实施的政策也是造福方,可以说是难得遇的人才。

 

众大臣也都有七分认定,凌悟会是下代君主。

 

而七皇子凌嚣却截然不同,心狠手辣,为了争宠夺势,不惜设计下毒害死同胞兄长。

 

虽说大魏朝向来立贤不立长。但若兄长死,他就成了亲母柳妃的长子。柳妃会更加的宠爱他,对大哥的宠爱将会全部转移到他身上。皇帝耳边也就多了个人帮他说话,皇位的继承就多了份力量。

 

要知道,对男人,女人说的话往往更有用,尤其是像柳妃那样美丽的女人。

 

十五皇子凌易生性好动,心思虚浮,文武也只是中上之资,不是能当帝王的材料。只是身为幼儿,皇帝多了几分宠爱。

而凌夜呢,她从没有想过争夺皇位,在她眼里连皇子之位都可以随时抛弃,更不必说帝王之位。

凌夜若是离开皇宫,凌悟则少了份力量,往后必须更加步步为营,以凌嚣的性格,若是稍有差池,绝对就是死。

 

亭内,凌易拿着酒坛,品尝着美酒。

凌易躺在栏杆上,慵懒的问道:“我们若是走了,五哥不会出事吧。”酒仰脖灌下。

 

凌夜手指一下下的敲打着栏杆,说话间,眼神直没有离开过一旁寂静的草丛:“你当大姐是死人吗。”凌厉的眼神凝视着远处黑暗的角落,瞳孔渐渐收缩,冷道:“他们不是死人,我自然也不会是死人。”

 

花丛开始异样的骚动着,周围的树上也传来不自然的“沙沙”声。

 

凌易正奇怪凌夜为何会说出这样的句话,但同时也察觉出些许的不对劲。

支起身子,顺着凌夜的目光看过去。脸上不羁的神情荡然无存,眼神变得警觉。若是有人看见凌易现在的样子,绝不会相信她就是先前那个嬉笑玩闹的人。

 

凌易眼神警觉,手有规律的摇了摇喝空的酒壶,暗暗蓄力,突然将酒壶掷向黑暗的角。

 

一声低沉的呻吟声响起。

 

声音未落,不知多少个黑衣蒙面人从中跃出,暗器瞬间从四面八方向二人所在的亭中飞来。

 

“来人啊!有刺客!”凌易抽出身侧的利剑,灵巧的挡下了所有飞来的暗器,剑上闪出点点寒星。

 

凌易还不忘记呼救,但可惜这只是徒劳,绝不会有人能听见。能在皇子宫殿埋伏行刺,这宫内难道还有活人吗,死人是绝对不会听见任何声音的。

 

凌夜仍坐在凉亭内,旁边刀剑尖锐的碰撞声,在她耳中似乎都不存在。手缓缓的取出了把通体全黑的玄铁弓,抽出放置在身旁精致的羽箭。

 

缓慢的动作后,凌夜眼眸抬起,目似寒星,只眨眼间便放出了七支箭。

凌夜的准备很缓慢,仿佛面前不是杀手,只是稻草人。但放箭一刻,便如电光石火,不停一瞬。

 

为了将武器随身携带,凌夜的弓箭是特意打造的,可随意折回,收于腰间,做工十分精致。

就是这把弓,凌夜想了整整四年,工匠也造了两年时间。

 

凌易在黑衣人之间周旋,周围的几人已是倒地。凌易看也没有多看一眼,心里早已明白他们是怎么倒下的。

 

一支支利箭从自己身侧飞过,凌易仍专心的应对着眼前的敌人,对身边飞过的箭毫不担心。

 

凌夜的箭,向来不会偏差,例不虚发。

 

其余的黑衣人没有因此而害怕,反而更加勇猛的冲了上来。刀锋刺耳的出鞘之声纷纷响起。

这些人了解她。凌夜心中思索。

 

凌易展开身法,剑走轻灵,在黑衣人群中挥舞起来,阵刀剑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弓箭不适合近战,在凌易的掩护下,凌夜的弓箭已全部射尽。全无失手,每箭都正中敌人咽喉。

 

转眼间,黑衣人便只剩下个,凌易正和他斗得难解难分。

 

凌夜放下弓箭,站在亭子的栏杆旁,仔细观察着黑衣人的身手。

 

二人斗了上百回合,仍是势均力敌。但凌易先时以寡敌众,体力渐渐有些不支,衣裳也早已被划破了几道划痕,每招皆是擦身而过。

 

凌夜冷冷的看着,身形动,瞬间如猛虎般闪而出,窜入二人之中,化掌为爪,以三指死死的扣住黑衣人的咽喉,动作迅猛如闪电。

 

黑衣人睁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凌夜,眼神里充满了不信。

 

他不相信有人竟能施展出这么快的身法,他甚至没有看清楚凌夜的动作,他看到的只是个黑影。等他反应过来时,凌夜的手已是扣住了他的喉咙。

 

凌夜冷冷的看着他,那黑衣人双目瞪大,闷哼声,已是气绝。

 

这个人是自尽的。

 

凌夜松开手,尸体便像烂泥样倒在地上。

 

露出的面容却大大令人震惊,这个黑衣人竟然二人宫内的侍卫!不用细说,地上的所有尸体也都是侍卫。

 

凌易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切:“这…这怎么会?”

 

凌夜转身离去,句话也没有说。

 

凌易心中虽然担忧,但见凌夜如此,便也没有理会那些尸体,时也是慌忙的跟了上去,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这些尸体。

-----------------------------------------------------------------------------------------------

嚣王殿书房

 

“好!先生放出代妃的消息,那丫头就坐不住了。人称先生为智中仙,看来真是名副其实!果然是智中之仙!今夜若不是老五拦了下来,只怕我那十四皇妹早已被幽禁了啊!哈哈哈!”凌嚣激动的大笑着,双眼中透露着欣喜。

 

眼前的老者约五十余岁,仙风道骨,胡须数尺,衣着素色的长袍。抚摸着胡须,带着微微的笑意:“哪里哪里。王爷谬赞了,这不过是雕虫小计罢了。对付苍蝇,当然要用荤腥之物了。当然了,这饵只能诱人,不能杀人。”

 

闻言,凌嚣更是露出得意的神情:“哦!这么说先生还有后招。”

 

老者俯身凑到凌嚣的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通:“王爷,你明日早便进宫面圣,这么说便是了。”

 

听着老者的计谋,凌嚣的脸色越发得意,大声笑道:“好!先生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啊!”

 

老者退到边,俯身恭敬道:“老朽擅自做主,还请王爷恕罪。”

 

凌嚣面上带着笑意,眼中放着光,道:“先生言重了,待本王得了天下。你就是大魏的国师!不等明早了,本王这就入宫。哈哈哈!”言毕,便大笑着出门去了。

 

看着凌嚣离去的背影,身后的老者面带着微笑,眼神中出现了丝狡黠。

 

合坤宫寢室

“嚣王爷!皇上已经就寝了,这万万不可啊!”太监拼命阻拦着凌嚣,却挡不住他的脚步。

“狗奴才!滚开!”凌嚣脚踹开太监,径直走向寝宫。步伐带着些小跑,恨不得直接飞到寝宫才好。

 

“何事如此吵闹?还有没有规矩了!”龙床内传来威严低沉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话语犹如敲打在人的心尖上,使人不由得有些畏惧。身边侍奉的几个太监和宫女,身体已是僵硬得不能动了。

凌嚣脸焦急,跪在地上:“父皇恕罪!事情十万火急,儿臣不得不如此。”

 

倒地的太监早已是小跑了进来,跪着不住的发抖:“皇上恕罪!奴才该死,嚣王爷硬是要闯进来,奴才拦也拦不住。”

 

良久,皇帝才缓缓说道:“下去吧。”

 

听到皇上的话,地上的太监松了口气,退了出去。

 

皇上语气平淡:“说。”

 

“启禀父皇!儿臣刚收到消息,十四皇妹意图谋反!”凌嚣语气显得十分焦急,但眼神却悄悄观察着龙床上的人。

 

皇上说道:“哦?证据何在啊?”语气仍然平和,但眼睛却早已睁开,双眼内满是在意。

 

凌嚣说道:“儿臣刚刚接到消息,紫影殿中的侍卫已经全被杀了。”

 

半响,帐内都没有半点声息,凌嚣看不见皇帝的表情,于是接道:“据说十四皇妹让府中的侍卫暗中招兵买马,企图造反。然而侍卫却对父皇忠心耿耿,十四皇妹怕事情暴露,便将所有侍卫通通灭口!”将智中仙的计谋说了通后,凌嚣便静静的等着皇上的反应。

 

皇上只冷冷的回了句话:“下去。”

 

“是。”凌嚣虽然不知皇上有什么打算,但心知皇上最厌人喋喋不休,即使有什么话也不好多说。不过凌夜是必有番难过了,想到这凌嚣心里暗暗发笑,悄声的退了出去。

朝堂皇殿

天刚大亮,文武大臣,皇子巾帼便都聚集在了大殿,而皇帝也是早早就到了。

 

“朕身体不适,众爱卿有事早奏吧。”龙椅上传来威严的声音,语气温和却不失霸气。皇帝脸病容,但眼神依旧透着精光。

 

“父皇,儿臣有事启奏。”凌嚣走至大殿中央,高声说道,眼睛闪着邪气:“启禀父皇,儿臣收到密报,十四皇妹意图谋反!”

 

站在旁的凌夜脸色并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冰冷,只是静静的站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眼神里没有丝毫感情。

 

身后的凌易则没有了往常嬉笑的神情,垂着双手站立在旁,面色凝重,暗暗念道:“狐狸。”

 

今早那些侍卫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花园内也是整洁无比,点血迹都没有。切如常,显然是有人在夜里处理过了。

 

这是自然的,若是发现的尸体都穿着夜行衣,那又怎么坐实凌夜杀人灭口的罪名。

皇上见凌夜毫无反应,眼神仔细观察着凌夜的表情:“哦。证据何在啊?”

凌嚣眼睛转向凌夜,眼神带着嘲弄道:“父皇,我们何不先听听十四皇妹怎么说呢?”

凌夜站在原地,双眼含霜,冷冷回答:“儿臣无话可说。”

 

皇上眯着眼,问道:“既然无此事,那嚣王你如何说其谋反呢?”

 

凌嚣拱手答道:“回父皇,十四皇妹买通侍卫,暗中策划谋反。但那些侍卫却是赤胆忠心,不愿与逆贼为伍。也许是十四皇妹怕事情败露,所以杀人灭口!”

 

话音刚落,不了解内幕的大臣早已是吓得膛目结舌,议论纷纷。

凌嚣道:“并且,今早儿臣已找到了藏匿的尸体。那尸体上有剑伤,不过大多都是被羽箭射死的,每箭皆是正中咽喉。满朝文武都知道,十四皇妹的箭法在大魏无人能及!”

 

那些侍卫的尸体上,还留着凌夜的箭。只要对比不难发现箭的主人是谁,凌嚣正等着皇上派人去验尸。

 

“十四,你如何解释啊?”皇帝的语气瞬间变成了逼问,不由得让人生出凉意。

 

满朝文武的眼神也都带着疑惑,纷纷看着凌夜,等待着她的回答。

 

这些大臣的怀疑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代妃,凌夜二人的生母。就是这个女子,曾经被怀疑是敌国的奸细。

 

十六年前,代妃的寝殿却突然失火,代妃离奇失踪。而代妃的失踪,正是在代妃被怀疑之际。这不免让人生疑,甚至部分大臣已经认为这就是代妃事迹败露而潜逃。

 

凌夜谋反,这动机也不是没有。若真是谋反,那么可能就有通敌之嫌,罪名甚是不轻。

 

无论是多小的国家都好,灭亡了总会留下些余党。余党勾结本朝中人颠覆王朝的事情,历史上屡见不鲜。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此时,朝堂上气氛也瞬间变得凝重。

 

凌夜仍是面无表情,冷道:“人是我杀的。”

 

话出口,所有人的心更是被重击了下。

 

“但是!我不是灭口!更没有谋反!”语气凌然,散发着傲然正气。

 

“父皇!儿臣有书信为证!”凌嚣双手举起封书信,跪在殿前,低着头嘴角泛起冷笑。

 

龙椅旁的太监走下去,接过书信。仔细的拆开信封,将信端正的摆在书桌上。

 

皇上看着桌上的书信,信的末尾有着皇子的印章。

皇上足足盯着那封信看了整整柱香的时间。

 

火炉将整个大殿烘得很暖和,但每个人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凌嚣却是脸的不担心。智中仙模仿的笔迹可是以假乱真,自己当初看了也未分辨出来,至于印章就更不必说了,要刻十分容易,只是谁也不会想到。

 

大魏朝,为了巩固皇权。建国时下令,盗用官印或伪造官印者,凌迟处死。伪造皇族人的印章,那更是诛九族的罪!

 

智中仙正是看准了这点,并且利用了这点。

 

既然没有人敢伪造皇族人的印章,那出现的印章,自然而然的就会让人认为是真的。

 

皇帝看得越久就表示那信越难以分辨,越让人相信,同时也表示皇帝内心的犹疑不定。

 

良久,皇上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为了防止伪造假印,皇族人的私印都是按照本人自己的意思刻成的。这上面的确是你的印,十四你可有话说。”

 

皇帝手中有着文武大小官员官印的图形。凌夜常年上报战事军情,印章的模样,皇帝再清楚不过了。

 

凌夜仍只是冷冷的说了句话:“无话可说。”

 

凌夜的冷淡回答反而让凌嚣有些惊讶,众大臣也是错愕不已。

 

朝堂上的大臣没有个人站出来为凌夜说话。皇子巾帼的背后各个都有着几位大臣支持。凌夜自幼出兵在外,没有巴结过朝廷重臣,无人为其辩解这也是很自然的事。

 

凌易说道:“父皇,不能单凭封书信就认定十四姐谋反啊!”站在凌夜身后的也只有凌易这个同胞的妹妹了。

 

凌嚣道:“十五妹这可是说笑了,这印章可是随意仿冒得了的吗,更何况是皇子的印呢!那可是诛九族的重罪啊。”

 

智中仙这计用的很妙。凌嚣斜着眼,背着手站在凌夜身边,那眼神带着胜利者的狂妄自负。

 

皇帝脸上忽然出现了种很奇怪的表情:“众位爱卿,你们认为此事该当如何呢?”语气似是在试探而不是在询问。

 

但大臣此时又有谁敢开口呢,开口的那方人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皇帝道:“老五,你觉得呢?”

 

这问,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是这对凌悟却是个大难题,无论怎么答都必定会遭来非议。

 

凌悟沉思片刻,缓缓答道:“回父皇,儿臣认为这封书信有伪造的可能。”

 

凌嚣听,原本得意的脸色并没有收敛起来,反而显得更加得意。若是坐实了凌夜的罪名,就可以将凌悟也起拖下水。

 

凌夜无论发生什么事,凌易总是跟着她。就算皇帝不处置凌易,凌夜凌悟除,凌易不足为患。剩下的皇子皆不如他,皇位绝对就是他的。

 

想到这,凌嚣心里更是得意,强忍着笑。背着凌悟细细听着。而皇帝也示意凌悟继续说下去。

 

凌悟丝毫不觉得自己身处危机之中,眼神坚定,沉稳说道:“我朝建国之时曾经下过严厉的指令,伪造私印者抄家灭族。儿臣猜想,或许正是有人利用了这点伪造了十四皇妹的私印!”

 

凌嚣怔,感觉背后阵冰冷,微微扭头,发现凌悟正直直怒视着自己。

 

“而字迹就更不用细说了,模仿字迹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待凌悟说完后,未受牵制的大臣也都纷纷点头称是。

 

“对,定就是五哥说的这样,有人要陷害十四姐,还请父皇明察!”凌易跪在大殿之上。

 

此时凌嚣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若是不能成功,说不定会被反咬口。栽赃陷害,这已经足够做文章的了。他万万没料到,凌悟想到这点,而且竟敢说出来。

 

凌嚣额上已是微微渗出冷汗。

 

般大臣自然绝不会想到凌嚣的计谋,但凌悟岂是寻常人物,他很了解凌夜,她绝不会策划这等阴谋。同时也很了解凌嚣,他为了皇位会不择手段。

 

凌夜早在昨晚就已经意识到这场阴谋。

 

皇帝召从不上朝的凌夜上殿,太监宣召的那刻,凌夜就已经知道这幕会发生。

但即使如此,凌夜的神情依然平静,没有为自己辩解句。

 

听了凌悟的分析,皇上脸色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直直的看着凌夜,让人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凌夜自幼聪敏机智,文武双全,是自己最中意的候选人。

 

可惜,凌夜心只想着寻找生母,而代妃偏偏又有着敌国奸细的身份。这让这位英武果敢的皇帝也变得十分为难。

 

凌悟忽的想到了什么,开口道:“七弟,你口口声声说十四妹谋反。那敢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夜的时间,这未免也太快了吧。”言下之意很明显。

 

凌嚣脸色变,强自镇定道:“笑话!父皇命我负责皇宫安危。别说谋反这等大事,就是有些风吹草动也不能放过。难道还要等到某些人带兵逼宫,我才来禀告吗!”

 

凌悟笑道:“哦,这么说你倒是为了大魏,不惜大义灭亲啊!”接道:“父皇,何不让七弟说明下这书信的来源的?说不定是有人想借七弟的手,来陷害十四皇妹也说不定呢。”语气带着丝讽刺,彻底反将了凌嚣军。

 

这问让凌嚣更加不知所措,面色惨白,支支吾吾的回答道:“这...是由儿臣的属下所呈上.....”后面的话再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若是不将呈信的人交出来,那自己就有了陷害他人的嫌疑。但这呈信的人是......

 

凌悟道:“哦?既然是属下所呈上,那何不将那位属下传召上殿说明切呢。”凌悟见到机会,立即趁胜追击,丝毫没有给凌嚣留任何余地。

 

凌嚣心中慌乱,木讷道:“传....传.....”

 

正在凌嚣六神无主之际,皇帝开口打断:“好了,无论如何,这伪造的事也不是日两日能查清楚的,就先交由监察司吧。”

 

凌嚣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定了定神。转念想,智中仙这么妙的招,绝不能没有丝收获。若是无功而返,难免叫那老小儿瞧不起。于是暗地里向殿上的太监使了个眼色。

 

殿上的太监原本是柳妃的人,也收了凌嚣不少的好处。见到眼神,太监会意,转身悄声在皇帝耳边道:“启禀皇上,奴才认为十四殿下的事虽还没有查明,但也不定没有谋反。皇上如果就让殿下这么回去,只怕会生出番祸患。还请皇上三思啊。”

 

凌悟见到殿上的太监在皇上耳边细语,又见到凌嚣的神情,心里也猜出了八九分,随即大声喝道:“大胆!你个小小的太监,朝堂上哪有你说话的份,也敢左右皇上的意思,不要命了吗!”

 

被大声呵斥的太监,被吓得连退了几步,远离了皇上。俯身站在旁,低头不敢再发言。

 

而拥护凌嚣的大臣看到这幕,也便明白了。各大臣纷纷站了出来,说了番话。和方才太监的意思相差无几。

 

接连几个大臣对皇帝说了同番话,为了皇位弑父杀兄的事屡见不鲜。若是放虎归山,以凌夜的武艺和统帅能力,若是带兵逼宫,后果不堪设想。

 

位大臣对着凌嚣说道:“五殿下还请慎言,在这大殿之上喧哗,你难道不知这是冒犯天威吗。”

 

凌悟言不发,甚至看都没有看那大臣眼。那大臣见凌悟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自己反倒讨了没趣,自行退到边。

 

皇帝看着凌夜,面容略有些哀恸,开口道:“你是要皇位还是要那个女人?”

 

这时候皇上突然问出这样个问题,满朝文武皆是头雾水,但同时也是大惊!

凌夜的语气冰冷,没有抬头:“儿臣要她。”

 

回答之时,凌夜单膝跪在了地上,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感情。凌夜心里知道,父皇是在试探她,看她会不会为了母妃而谋反。

 

龙椅上的皇帝听到回答彻底的闭上了双眼。看来自己和代妃之间,还是代妃更重要些。

 

睁开双目,眼神中带着决绝:“传朕旨意,废除十四皇子,贬为庶民。在事情未查明之前不得回宫,朝中大小官员不得救济,若有违者!斩!”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