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频 > 言情 > 正文

虐恋情深之撒旦老公求放手

大小:372514字 主角:叶殇 秦衍琛 作者:柒拾W 时间:2020-01-15

《虐恋情深之撒旦老公求放手》是作者君柒拾W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叶殇秦衍琛,全文讲述了两年前,秦衍琛的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虐恋情深之撒旦老公求放手》是作者君柒拾W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叶殇秦衍琛,全文讲述了两年前,秦衍琛的出现让叶殇一眼沦陷,她不顾父母阻拦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本以为幸福会就此来临,没想到这个决定却将她带入了噩梦的深渊!他人前是A市至高无上,让人羡慕无比的商业帝王,人后却是一个变态虐待狂,他说:“叶殇,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秦衍琛的手掌心!”他将她囚禁于别墅内日夜折磨,叶殇用了三年时间在拼命逃跑,可还是没能跑出他的手掌心,还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精彩阅读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声音,由于声音太大,就连叶殇的房间里都能听见,她赶紧掀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这才好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终于停了,叶殇这才扯下了被子。她扭头看向落地窗外,秦衍琛昨晚既然没有打死她,那么她就会继续想办法逃出这座“监狱”,她不会在这里坐以待毙,就算再次被抓到的结果是打断她的腿,她也坚决要离开!

“砰!”门突然被推开撞上墙发出巨大的响声,叶殇被吓得很快回过头去看。

是秦衍琛!

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浴袍,黑色碎发贴在脸上湿漉漉的,显然在刚才已经洗了澡。

她赶紧缩了缩被子,生怕被他从床上揪起来,秦衍琛从来不会进她的房间,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她心里很没有底,这是不祥之兆。

“先前在走廊的是不是你?”秦衍琛一脸冷漠,阴冷地眼眸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将她吞噬。

“是……”叶殇自知自己瞒不过他,只能承认,她本以为自己手脚这么轻,他不会察觉,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

“你在那里做什么?”他再次严肃地质问,望眼欲穿的样子让她意识到自己决不能撒谎。

“我……口渴去厨房喝水……”她声音微微颤抖,甚至手都在发抖,见秦衍琛向她走过来,她裹紧被子赶紧朝床的另一侧退了退,“对,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

秦衍琛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拉住了她,才发现到她浑身颤抖的厉害,原来她这么害怕他。

“怕什么?你不是死都不怕吗?”秦衍琛觉得又好笑又讽刺,昨晚还说要亲手杀了他的,跟现在的是同一个人吗?

叶殇没有回答他,只想快点抽回自己的胳膊,因为神经的高度紧绷让她的伤口更加疼痛难忍了,貌似还渗出了血。

秦衍琛虽然看出她的想法,但还是用力将她拉近自己,伤口在床上摩擦而过疼得她差点叫了出来。

他附身将她按在身下使她动弹不得,说实话她刚才的回答,不知为何让他感到非常不爽。

叶殇一脸惊恐地看着他,想逃却逃不掉,眼看着他脸渐渐靠近自己,她赶紧抵触的扭过头,紧闭上眼睛想要逃避现实。

她的心脏此时跳的很快,秦衍琛听的很清楚,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碰过她了,也不屑碰她,不过是个正常女人看到刚才的景象,应该也会有想法吧。

“哼,你要是想要什么,我不会拦着你,只要别恶心到我,最好去地下室。”秦衍琛对着她一番侮辱后,放开她起来了。

这是叶殇有史以来尊严受到过最大的一次践踏,秦衍琛,她的法定丈夫不仅当着她的面与别的女人亲亲我我,现在竟间接的侮辱她作为女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不是她第一次这样问他,可每次他都是没有回答就突然对她发起脾气,更有一次还因为这句话差点掐死她。

很显然,这次秦衍琛也一样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就在他快要爆发的时候,叶殇继续淡淡地说道:“你杀了我吧……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如果我死了……你应该就不会再恨我了吧?”

其实她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与其在世上苟且偷生,受他永无止境的折磨,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闻言,秦衍琛冷笑了一声,像是听了个笑话,“杀了你?不可能!”他上前一步扯住她的衣领将她从床上提起来,而后恶狠狠地继续道:“我要慢慢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为这是你们叶家欠我的!”语毕,他甩开了她。

而叶殇似乎从他的话中得到个重要信息,他说叶家欠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没等她问出口,秦衍琛已经走了。

为了弄清楚这件事,几天后她伤好的差不多,趁秦衍琛去公司上班的时候,便悄悄潜进了他的书房查找有关资料。

书房是秦衍琛的禁地,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能进去,就连从不搞卫生的他,书房也是他一个人打扫的。

她知道被发现了的话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但是她必须了解清楚这件事的真相,秦衍琛处心积虑打击叶家,父母临终前没有理由,就算断绝关系也要阻止她和他结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她在书房里翻找了一圈,每动一样东西都小心翼翼地放回原位,可找了一上午她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她不得不将目光转移到了他书桌的笔记本电脑上,很有可能她要找东西就在那电脑上面。

不过多犹豫,她打开了电脑电源,但却被页面登录密码挡住了前进的步伐,她试着输入了好几个有可能的数字,回应她的也只有“密码错误”四个字。

就在她要选择放弃的时候,她想到了一串最不可能的数字,那是她和秦衍琛第一天领证的日期,会想到这一串数字是因为他们两人当初的约定,那是为了纪念。

此时她心脏开始加快,紧张了起来,然后手指轻轻点下了“0214”这几个数字,可最后回应她的依旧是错误提示。

她心中苦笑,也对,他们的感情早就在这两年里消磨殆尽了,秦衍琛这么恨她,怎么可能还设置一些与她有关的东西,她自己还真是可笑,刚竟会在心里紧张这个答案,如果是正确的应该怎么办。

她坐在电脑前有些气馁,却也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关上电脑,然后把所有碰过的痕迹擦拭干净,尽量不留下她来过的证据后,悄悄离开了书房。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在公司的秦衍琛,在监控器里看的一清二楚了。由于多次的错误提示,系统直接反馈到了他公司的电脑上,这才让他知道,叶殇趁他不在私自闯进了他的书房。

他越看越生气,拿在手里把玩的笔在气愤的心情下,被无情的折断成了两半,他微眯着眼,透露出危险的讯息,看来这女人是把他的话当作耳旁风了吗?

“叩叩叩……”总裁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在得到秦衍琛的允许后,门外的人抱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

进来的男人是秦衍琛的专属助理莫闫,他将手中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然后退后一步尊敬地说:“总裁,苏悦溪小姐刚才来过了,她让我告诉您一声,她今晚会在豪锦大酒店1038号房等您,请您务必要去一趟。”

闻言,秦衍琛微蹙了一下眉头,明明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说,却要特意来公司让别人替她转告他,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秦衍琛的女人吗?

“好,我知道了。”

莫闫点了下头,随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傍晚六点整,秦衍琛去了一趟医院,他并没有真正的杀死祁言,只是想让叶殇内疚,让她以为自己害死了所有人,这样她就可以老老实实的呆着了。

据医生所说,子弹穿过祁言的胸膛,与他心脏的距离只有0.1公分,好在送来及时,子弹取出来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打开门,秦衍琛走进了这间vip病房,祁言的状态还算乐观,以至于他见到他便情绪激动的立马对他破口大骂。

“秦衍琛,你现在根本就不是人!叶殇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她!”如若不是现在起不来,祁言都恨不得一拳抡秦衍琛脸上打死他。

“你最好省点力气,别到时候留下病根。”秦衍琛一脸淡然,完全不为所动,这是他第一次来看望他,也是最后一次,过后他们两人的兄弟情谊就到此为止了。

“我不需要你多余的关心!当年的事叶殇并没有参与,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都已经两年了,你还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祁言边说边捏紧了拳头,虽然伤口疼得他面色惨白,但还是坚持要为叶殇抱不平。

“那是我的事,你没有资格管。”对于叶殇,他不会放过她,要是有人阻拦他,他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好,秦衍琛你记住,我一定会带叶殇离开你的!我祁言说到做到!”叶殇从始至终都是无辜的,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受尽这恶魔的折磨,而置之不理。

秦衍琛听后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哼,那得看你的本事了。”他不认为祁言可以做到,就比如这一次,如果不是他故意射偏,他早就见阎王爷去了。

不得不说的是,他们两人实力其实悬殊很大,不过祁言也不会就此认怂,为了叶殇,他会全力以赴,就算最后的代价是失去所有,他也在所不辞。

“行了,就这样吧,好好养伤,后会有期。”语毕,秦衍琛没有一丝留念的转身离开了病房,他这一走,两人往后便是陌生人了。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