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频 > 古言 > 正文

风尘王妃:半世烟花倾天下

大小:474500字 主角:竹玥玥 作者:童颜 时间:2020-01-06

精选热书《风尘王妃:半世烟花倾天下》是来自作者童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竹玥玥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小姐,夜寒露重,小心着凉,还是回房歇了吧。”素凌轻轻地劝说我。

这是她第几次督促了?我不记得。

眼前竹影摇摇,带一轮淡影印在地上,是疏离的萧条。狭长的剑状竹叶,清幽,凛冽,叶面似有凝露,泛淡淡的冷光,寒意浸透。

我抬起了头,天上繁星闪烁,飘渺,用一种若即若离的方式和我遥望。灼灼星光明亮了我的眼,恍然指引我的一盏盏灯,只是这灯太多了,哪一盏才是引导我正确前行的?还是那一勾弯月最是天空的辉煌,引领了苍穹的浩瀚,给出一个方位。

我若有所思,但我的思总是我一个人的,无法左右其它。我不能制止我的心,亦无法左右我的身。夜露凝在我的脸上,薄凉,也有一股清意。我的确有点冷。

“小姐……”素凌又轻轻唤我。

我扭头看她,我的嘴角擎着一弯笑意,我不想回去,又怕她担心,不得不安慰她:“我不冷,你且回去吧。”

我坦然的凝望让素凌有些无奈,终于也释然,她恭顺答道:“是,小姐。”然后转身,独自回去。

我紧了紧身上的披风。隐隐约约,我听到了箫声,婉转,清亮,悠长,雄浑,豪壮,似有覆盖苍穹之意。凌厉的震撼穿透我的心脏,我欲融化其中。

我知道是他。

我不知道素凌是不是也听到了,才回避,她那样乖觉,善解人意。

让素凌走是怕她待太久了冷,毕竟是过了中秋的季节。我也不愿意让她一而再的打扰,我需要安静。想来素凌也是懂我的,我知道。

慢慢的,箫声里带上了倾诉,百转柔肠,千种情怀,万般无奈,欲言又止,欲诉还休,无法释怀,我听得出。然而……我不知道怎样,怎么才能够让那端的人释怀,而我亦不是云淡风轻。

“残月萧风裹凉意,幽光竹影摇落寂。细数清韵藏几许,隔岸犹有难解语。”我轻轻咏出。

夜越来越深,我静静聆听箫声,想吹箫的人。心中也不能不想象那个迎娶我的人,哪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我是他的一位夫人——众多女子中的一个。

吹箫之人是我的义兄萧天舒,我是他的义妹,我在他的宅中寄居,待嫁。

我本是烟花巷落红坊的一名舞妓。我的舞姿妙曼灵秀,飘逸出尘,摄人心魄,而我又清雅脱俗,所以人称我“凌波仙子”,反而极少有人叫我竹玥玥了。如果不是那次“群芳节”我有幸被一个王爷看上,想来我还在那烟花巷中寂寥,冷清,也许是一辈子。只是,那王爷是何等样人?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灿烂的么?我一无所知。

萧义兄的箫声逐渐缠绵悱恻,无限的情谊,无限的哀怨,不能释怀的纠结……我知道他表达的是什么,又不知道,我很矛盾。仰望天际,喟然有泪。

弯月沉沉,星光黯黯,静夜深遥,清箫阵阵,我就着身旁的瘦竹,和着遥遥的箫声,翩然起舞。广舒的水袖蹁跹似彩蝶翻飞花丛,妙曼如碧天云卷云舒。我渐渐把自己舞成一个精灵,一缕魂魄。我知道,人生不过春花秋落,因此我想和着萧兄的清萧舞我一世的繁华。我害怕进入王府之后,难以有这样舒展的空间和自由让我和清风明月一起舞蹈。

我舞的珠圆玉润,浑然天成。

春之繁花似锦,草长莺飞;夏之如火如荼,浓翠繁盛;秋之天朗气清,橙黄桔绿;冬之冰清玉洁,天凝地闭。

我亦知道,人生不可无情无义,诸如我和萧义兄……我知道他对我情义深重,我亦不能薄情寡义。然而,我将离去,今后的人生里还能够这般坦然的他歌我舞么?只怕是隔着浩渺的距离,他不知我,我不知他。

这箫声我还能够听多久?今夜,明夜……我为这箫声舞蹈还能够多久,今夜,明夜……

我珍惜和萧义兄在一起的时日,珍惜我们之间的这一段情义。

是我累了还是他累了?不得而知。我停下舞蹈潸然泪下的时候,箫声亦戛然而止,或者在我舞蹈忘情的时候,箫声已经停止,只是我不知而已。

“玥妹……”

我感受冰凉的泪珠滑下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轻柔的呼唤,不用我抬头就知道是他,我轻声答应:“哥哥……”

萧义兄走到我的面前,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是感觉到他面上的惨淡:“玥妹,夜已深沉,怎可在此许久的逗留,小心身体。你在为兄处的时日无多,如果有什么差错,就是为兄的不是了。”

“哪里……”我听得出萧兄口气中的伤感,我知道他舍不得我离开,“得以聆听哥哥的妙音,还有几时?”对他,我本就恋恋不舍,呵况面对他的关怀备至,我不愿隐瞒。我的口气中亦是无限伤感。

“玥儿,为兄更是舍不得你的。”或许是我的话让他更加伤怀,他的声音里有了哽咽,“只是哥哥这里寒门萧瑟,怎比得过王府的恢弘气度,所以我不留你。我……我也不配……留你。”他大概觉得最后这句话说得不妥,忙又说,“只希望妹妹今后夫荣妻贵,幸福快乐。”

他的寒门萧瑟和不留我,让我悲伤。其实我又怎么会是追名逐利,喜好糜奢享乐的女子?如果可以,我宁愿在他的翠竹园里,听他的清萧,舞我的岁月,终老一生。这翠竹园在我搬进来就是如此的雅秀,仿佛独独为我而设,只是我不知道园子之前的名字,真的叫“翠竹园”么?还是因我而来特意的更改?在我和素凌走进来时,我抬头看到月亮门上的“翠竹园”三个字就怦然心动,我喜欢。我亦暗暗钦佩萧义兄的有心。

来此几月,除了我幼时在御史府里享受到的快乐,这几个月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了。

他的祝福亦是真挚的,我知道。然而那祝福也过于趋近完美,古往今来的人不都这样追求的么?而我一平凡女子,又怎么能够得到上苍的垂青?

不忍拂逆他,我轻笑:“谢谢哥哥。”

他微叹:“妹妹回房吧,天气寒凉。后天就是你的吉日……”

迷蒙中他的面容不甚清晰,只是感觉出他的沉重,在浓重的夜色里弥漫,我知道其实他舍不得我,而我又怎么舍得他?我不知道我刚才的舞蹈他见到多少,更不知道他是否感知到我的情怀。

吉日……吉日……是我一生中能够唯一拥有的一个日子,是我人生的转折。以后,我人生中所有的喜怒哀乐将和那个男人息息相关。而萧义兄……也就是我人生中的惊鸿一瞥,不过我知道,我对萧义兄不能相忘,永远不能。

“哥哥,你也回房歇息吧。”凉夜里,我抬头凝望他。

“小姐,还是回房吧。”

随着一个声音,素凌飘然而至。她对萧义兄施礼,恭敬道,“萧公子……”

“素凌,好生照顾你家小姐。”萧义兄望着素凌,语气在我的耳中格外凝重。

“是,公子。”素凌垂首喏喏。

我对他盈盈一礼:“小妹告退。”

转身,我扶了素凌的手匆匆离开,一直到走进我的房门都没有回首。

我知道,在我走后,萧义兄还伫立原地,一双灼灼的眼眸送着我。我心中不安,不知道他还要站立多久。

“小姐,后天就是吉日,你不要过于忧思劳神,保重身体要紧。”素凌一边帮我解下披风放好,一边劝说我。

我无话,后天我就要嫁为人妇,去走我今后那遥遥迢迢不知山高水低的迷茫的路。其实我只想过平凡的一生:嫁一个平常的男人,我们相濡以沫,他安分守己,我相夫教子,就这样过我平淡安宁的一生。谁知道又是豪门……豪门,在普通人眼里是高贵荣耀,然而于我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都知道。

仙鹤吞云的莲花烛台上是素凌换的新烛,轻摇一点暖意,那光亮仿佛要渗透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而我感觉不到丝毫暖意。不由得,我伶伶俐俐打一个寒颤。

素凌忙走过来:“小姐,着凉了吧?”她怜惜地看着我,“小姐不必过于忧思,想那王爷如此费尽心思为小姐赎身,慎重地寄予此处,又这般隆重迎娶,必是将小姐视为不同凡响。小姐这般的风华绝代,气韵非凡,人见人爱,会是光明的人生。”

望着素凌,我懂得她的安慰,也知道她对我的好,人生中有她相伴,我亦足矣。

幼年时我和母亲城外菩萨庙降香,回转时遇到庙外路上的素凌。她卖身葬父,言说来此处的人必定心慈人善,她愿意卖身为奴。母亲慈悲,看她可怜赠她许多银两让她自便。没料到她埋葬父亲后竟自投奔御史府,做了我的侍婢。那年我九岁,她十一岁。

后来,御史府遭变故我有幸逃的出来,本意要投奔远方亲友,没料到素凌身染重病气息奄奄。又恰恰被落红坊的妈妈看到,是她借我纹银给素凌看病,就这样我成了落红坊卖艺不卖身的舞妓。

门外突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这个时候会是谁?

素凌警觉地发声:“是谁?”

“王爷驾临,玥玥开门。”门外传来萧义兄的声音。

我大惊,无措地向素凌求救,我还没有见过王爷,这个时候他来访……

素凌悄悄安慰我:“小姐放宽心,王爷这个时候探望小姐,想是心中挂念,小姐聪慧敏捷,自然应付得来。”她给我一个宽心的眼神后急急去开门。

我禁不住心跳如鼓,王爷……我知道在我漫舞飞扬的时候他是见过我的,或许不止一次,萧义兄转诉王爷对我的赞誉之词犹在耳边,我明白王爷对我的倾心。然他暗我明,他识我我不识他,仓促间,我该如何面对这王爷?

相关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