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频 > 古言 > 正文

何处孤凰长乐未央

大小:578058字 主角:凤栖梧 龙玄澈 作者:楚非欢 时间:2020-01-17

全文讲述了凤栖梧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小可爱,会医术会武功有计谋,各种男生爱上她她反而选择了腹黑男龙玄澈,凤栖梧小时候救过他,然而他却不知道她是谁,直到最后遇到了一个与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何处孤凰长乐未央》是作者楚非欢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凤栖梧龙玄澈,全文讲述了凤栖梧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小可爱,会医术会武功有计谋,各种男生爱上她她反而选择了腹黑男龙玄澈,凤栖梧小时候救过他,然而他却不知道她是谁,直到最后遇到了一个与她如出一辙的女子,他对别人一心一意却不知眼前的人始终不是她。

精彩阅读

悠长狭窄的通道中,满是阴湿之气,走上去,便溅的一脚的泥浆。不过每过一段距离,就有一只火把亮着,倒是不至于幽暗得看不清前路。

只是火把燃烧时发出的味道,有种令人作呕的冲动,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中,让人更加的觉得不适。

“宫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地方了?真是脏死了!”一个华衣女子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看着自己新做的绣鞋上面的泥浆,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叫你不要来的,你自己非得跟着,与其担心这个地方脏不脏,还不如好好想想到时候应该怎么跟老祖宗解释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华衣女子前面还有一个女人,同样是美艳不可方物。但是比起后面这个女子,一袭大红色的华服的她更多了几分华贵之气。

后面的女子撅嘴,讷讷的住口,但心下却在腹诽:“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在老祖宗面前得宠了点吗?”但这些话她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

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地方撒,华衣女子转过头冲身后的小丫鬟怒斥道:“狗奴才,轻点走,溅我一身的泥点子!”

“是,贵嫔娘娘。”那丫头毕竟是皇后的心腹,言行举止虽然恭敬有加,但却不卑不亢。

这两名华衣女子正是当今皇后白杏瑶和云贵嫔云想容。

不愧是白杏瑶带出的人,云贵嫔心里暗自赞了一声,但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在皇后身后。

走了好一段,终于走出了狭长阴湿的通道,视线顿时开阔了起来。

无论是从陈设还是各个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个囚室,光是里面各种各样的刑具,就让那贵嫔看的不禁打了个寒颤。

“皇后,你来了。”声音来自囚室最上方的一个软榻,一个美艳的妇人慵懒的靠在上面,漫不经心的拨弄着自己染着丹蔻的手指甲。

“参见太后娘娘”白杏瑶屈膝行礼,云想容也忙跟在后面行了个标准的宫廷礼。

原来坐上之人便是当今的皇太后。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是却保养的相当的好,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太多的痕迹,虽然那双眼睛经历了太多的风霜,但却仍然那么锐利,被看上一眼,便会让人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也难怪她会从当初一个小小的充容成为后来的皇后,到现在的皇太后。

“云贵嫔,你越来越放肆了!”没有疾言厉色,而是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几个字,却让云想容心中一惊,双脚不听使唤的一软,就这么跪倒在地:“老祖宗恕罪,臣妾是无意间听说老祖宗要审那个贱,要审宁妃,一时好奇,才硬要跟来看看。”云想容惶恐的抬头看了座上的太后一眼,见她似乎并没有要问责的意思,便壮着胆子开口道“臣妾因为宁妃而被皇上软禁在寝宫,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定要让老祖宗替臣妾做主才行!莫要让这祸水迷惑了皇上,动摇我南楚之根本啊!”云想容说的声泪俱下,太后听了不胜其烦,一挥衣袖,示意她起身。

云想容心中一喜,慌忙谢恩起来。

“把宁妃给哀家带过来。”太后懒懒的唤了一声,继续修着她染着丹蔻的指甲。

不一会,便有两名内侍架着一名红衣女子上来,像是扔一个沙袋一般将她甩在地上,没有丝毫的不妥。

女子的头撞在冰冷的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昏睡的重不经意的皱了皱眉。

“给她泼醒。”太后冷冷的说了一声,虽然话说出来是极为平静的,但是眼中却满是恨意——怎么能不恨?她的儿子被她害死,女儿也下落不明,自己也因此被皇上软禁在宫中,这让她怎能不恨!!

即便是将这小贱人抽筋剥皮,都难解她的心头之恨!!!!

“是”太后身边的内侍领旨上前一桶水尽数泼在了女子的身上,不一会,她便悠悠的转醒。

女子微微睁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再一看见上座的太后,以及旁边站着的皇后和云贵嫔,便顿时明白过来。

自嘲的笑了一下,本想撑着身子站起来,但是怎奈身子一点力都使不上来,试了几次,都无用,便只好作罢。就这么坐在地上,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琢磨着该如何应对。

“宁妃你大胆,见了老祖宗为何不行礼?”云想容看着眼前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的女子,心中满是报复的快感。

凤栖梧,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看吧,这便是所谓的帝王恩宠,前一刻可以让你在人前风光无限万人朝拜,下一刻便可以把你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曾经的你是多么的风光,琼楼宴罢,椒房独宠,而今离那件事已经一年了,你也落到了这般田地!

由此看来,你凤栖梧池注定是再也翻不了身了!!

想到这里,不禁一阵阵的得意。

凤栖梧微微抬眼瞥了她一眼,凉凉的开口:“皇上说过,宫里的规矩我可不必遵守,见到任何人,都可以不必行礼。您说是吗?太后娘娘?”说这句话时,她一直盯着座上的太后,眼中没有一丝的波澜,就好像是在御花园里和大家闲话家常似的。

太后冷笑:“倒是越发的牙尖嘴利了,宁妃,你果然是被皇帝宠坏了!”说完,低下头拨弄着自己如葱段似的手指,却也并未将她是否向自己行礼放在心上。“宁妃,你真的以为皇帝是真心的吗?试问天下间有那个男子能够真正的做到对一名女子死心塌地的?更何况是拥有后宫三千的君王?宁妃,哀家是该笑你太自信还是该同情你太愚蠢呢?”

凤栖梧却并不介意太后的挖苦,仍旧是一脸的笑靥如花,答道:“人心难测,不是吗?就算太后您说的有理,但是谁能断言这不存在呢?回想当年先皇不也是独宠岑妃不变,直到她死去多年后,却还是惦念着她。不是么?”

看着座下的女子笑的愈发的明艳动人,太后也没什么表情。但是一双葱段似的双手却是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却不觉得有丝毫的疼痛。

“宁妃,哀家提醒你还是认清形势,不要太过自大狂妄的好,免得到时候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太后的意思是要在这内宫之中私设刑法了?”

“这后宫之中本就是是非之地,死个个把不想关的人也是无可厚非。况且,相信你自己也明白,你自被打入冷宫这一年多来,不过是被皇帝幽禁冷宫的弃妃,你以为还会有多少人来在乎你的死活呢?你信不信,就算是你‘无故’死在冷宫,皇上也是不会知道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皇上知道了,也定然是不会再过问的。”

“是么?太后娘娘当真如此笃定?”

听着凤栖梧挑衅的语气,云想容忍不住插嘴:“宁妃,你太放肆了,竟然不把太后娘娘放在眼里!”

凤栖梧冷笑:“各位这么偷偷摸摸的将我弄到这里来,想必不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不过是个冷宫弃妃吧?”

“倒是个玲珑剔透的人,既然你都明白,那么哀家也就不卖关子了,说吧,那件事,是不是你捅出去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是非对错太后娘娘您心里早就有所判断,要不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的将我弄到这里来,不是么?”

看着她笑的似是而非,太后冷哼一声“这么说,你这是承认了?”

“这种情况下,您觉得我会怎样回答呢?”

“倒是看得透,那既然如此,哀家便成全你。小福子”太后广袖一挥,身边的福公公便将托盘递到凤栖梧面前。

凤栖梧慢慢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问道:“太后非要赶尽杀绝么?”,可她一直在笑,即便浑身湿淋淋的,都掩盖不住那一身的风华。

看着她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白杏瑶秀眉微蹙,她就是讨厌凤栖梧这种无论发生什么都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撕烂她的脸。

“想必宁妃你也是个聪明人,你凤家勾结外族通敌卖国,满门抄斩,但是你却只是被打入冷宫,可曾想过这是为何?如今,哀家不过是给你一个解脱罢了。”太后的眼中有些闪烁着微芒,带着复仇的快意。

太后是聪明人,她知道凤栖梧的软肋在哪里,短短一句话,便让她如同雷击,怔在那里。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一年前那一幕,无数的哭喊声在耳边响起,似乎还能闻到那浓重的血腥味。

凤栖梧闭了眼,掩去了里面的某些情绪,深吸一口气,“谢太后娘娘”却是毫不犹豫的将那杯中之物吞入腹中。

太后似乎早就料到如此,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吩咐人送她回去便在福公公的搀扶下离去。

“宁娘娘,请吧”一名内侍微微侧身做出请的动作,宁妃转身欲走,却被人拦住。

“等一下!”

“皇后娘娘有何指教?”

“凤栖梧,本宫问你,你先前怀的到底是不是废太子的孩子!”白杏瑶眼神凌厉的仿佛要将她看穿。

但凤栖梧却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但却被人拉住,“啪!”一个声音响起,栖梧的脸顿时肿的老高。

回过神来,便见云想容一脸的幸灾乐祸的笑道:“贱人,贵妃问话呢!说,你怀的是谁的野种??”

凤栖梧怒极反笑“这好像与你无关吧,贵嫔娘娘。”。

“你!”云想容气急,“贱人!你不过一介冷宫弃妃,敢如此跟本宫说话。”说完又欲抬手,却是被一只白皙的手抓住了。

“云想容,你够了!”凤栖梧捉住她的手狠狠甩开,云想容一个趔趄几乎站不稳,幸亏后面的太监将她扶住,这才勉强稳住身子。

没想到凤栖梧这般情形下还敢还手,云想容一双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这些于你又有何干?再者,我劝两位还不如多花点心思用来琢磨如何拴住你们皇上的心,我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何苦苦苦纠缠?皇后娘娘,你是聪明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相信你还是清楚的,不是么?”说完,便转身离开。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