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频 > 古言 > 正文

绝世医婿

大小:字 主角:网络 作者:菜叶 时间:2020-03-26

《绝世医婿》是作者东方皎月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角是凌北白若瑄,全文讲述了,又穷又窝囊的上门女婿,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绝世医婿》是作者东方皎月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角是凌北白若瑄,全文讲述了,又穷又窝囊的上门女婿,无意间获得阴阳医经。 有了它,冷艳老婆、高傲前女友、美女校花哭着喊着求治病,首富大少、各界大佬争先恐后做小弟……从此,凌北烂鱼翻身,开启不一样的都市人生!

精彩阅读

南江市人民医院。

“你女儿这个病,最少还要准备五十万。”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语气冷淡,“如果再不动手术的话,她最多只能活半个月了。”

字字,诛心。

五十万?

凌北摸着兜里仅剩下的五块钱,脸色灰败地低下头,手掌用力攥紧了手里装饭盒的塑料袋。

他要去哪弄这么多钱?

四年前,他父亲在炼钢厂意外身亡,母亲闻讯直接犯了心脏病,也咽了气。一夜之间,家里只剩凌北一个,父亲厂里给的抚恤金被大伯一家拿走,就连父母的丧葬费,凌北当时都是找大学室友借的。

之后,大伯一家人又占了父母留下的房子。凌北无处可去,只能抛弃尊严到南江白家做了上门女婿。

结婚一年后,凌北和白若瑄的女儿降生,却被查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为了给女儿治病,他借遍了人,注册了几十个网贷平台,在白家当牛做马,才换来了十万块钱。

可十万块,对女儿的病来说不过是毛毛雨。

“蹬蹬蹬!”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传来。

凌北还没抬头,一个巴掌就重重落在他的脸上:

“凌北!”

啪!

凌北身前,穿着高跟鞋的绝美女人双眸通红,手掌微微颤抖:

“茜茜要是出了事,我绝不会饶过你!”

白若瑄。

南江市白家的小女儿,也正是凌北的合法老婆。只不过,她可能就快要和凌北离婚了。

“我……我会想办法的。”

凌北垂着头,声音如同蚊子哼哼。

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想办法?你还能想出什么办法!你如果真的是个男人,今晚就回去求我爷爷!”

白若瑄双拳紧握,泪水夺眶而出,“凌北,你想清楚,你女儿的命!还没有你所谓的尊严重要吗?”

“我……”

凌北嘴唇抖了抖,勉强挤出一丝苦笑,“若瑄,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这笔钱的。”

他怎么没求过。

可白老爷子的话也说得很明白,原本让他入赘就只是为了给白家冲喜,白茜茜只是个意外。如果想要白家出钱救他女儿,那凌北就必须和白若瑄离婚,净身出户,而且白茜茜从此只能成为白家子弟,和他再也没有关系。

“我就知道,你永远都是这样……”

听着凌北的话,白若瑄眼底掠过一丝清晰的绝望,抹了把泪水,她自嘲一笑:

“明天你要是还筹不到钱,我们就离婚。”

高跟鞋声响起,越走越远。

凌北知道,这是白若瑄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五十万。

他一定要想办法弄到五十万。

十分钟后,凌北硬着头皮,敲响了那幢曾经属于自己和父母的房子。

是大伯母开的门。

“大伯母,我女儿需要五十万做手术,你看我爸妈的房子都是你们家人在住,能不能,多少借我一点……”

“又来借钱?”

大伯母翻着白眼,从钱包里扯出两张皱皱巴巴的十块丢到凌北身上,“只有这点了,拿着钱赶紧走吧!天天来要钱,我们家怎么会有你这种穷亲戚!真丢脸!”

砰!

话未说完,门已经被狠狠摔上。

看着地上那打发乞丐一般的二十块钱,凌北气得浑身发抖,半响,他才弯腰捡起那两张纸币。

他知道人情冷暖,可没想到这些亲戚竟这么绝情。

又去了几家,凌北感觉自己像一条狗那样可悲,整整跑了一下午,就借到了五百块。

抹了把眼睛,凌北使劲咽下嘴里的苦涩,深吸一口气走向街角一家咖啡厅。

希尔顿咖啡厅。

这是他的大学女友钱梦洁开的店。虽不知道为什么钱梦洁当初突然和自己分手,但凌北相信看在两个人曾经的感情上,她应该会多少借一点。

吱呀。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

时至傍晚,咖啡厅里的灯光很暗,已经没有多少客人。打开门,一股浓浓的咖啡香气,是凌北平时根本想都不敢想的。

一进门,店里顿时安静下来。

钱梦洁一身黑白色的女仆装,脑袋上戴着猫耳朵,胸前露出大片白皙和深深的沟壑,皱眉看向门外凌北。

就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恶心的污秽东西。

凌北正打算说话,却看到钱梦洁身边还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手里夹着一只电子烟,一手,正大咧咧搂着钱梦洁的纤腰,瞟他一眼后大叫道:

“今天清洁工怎么回事?怎么什么垃圾都放进来了!”

“安勇?你怎么在这里?”

凌北瞪大眼。

安勇,他的大学室友。

他当初安葬父母的钱,就是问安勇借的。之后钱梦洁和他分手,安勇还安慰了他好几次,所以他一直把安勇当好兄弟看。

“我当然在这里了。”安勇鄙夷地一笑,顺势在钱梦洁腰上捏了一把,“钱梦洁现在可是我的女朋友。”

“什么?你难道——”

“没错。”

安勇得意地点点头,“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家里穷成这样,爸妈又死了,钱梦洁跟着你能过上什么好日子?正好她那时候缺钱,我随便给了她一点援助,她就直接甩掉你了。”

“真、真的吗?”

凌北如遭雷劈,不敢置信地看向钱梦洁,却看到后者眉头拧起,一脸厌弃地微微别开了视线。

就像是多看一眼凌北,都能让她反胃一样。

“你有事吗?”

顿了顿,钱梦洁才鄙夷地别开头问道。

看着满脸厌恶的钱梦洁,凌北自己心底一阵屈辱。

“有有……其实,我今天是有点事想找你,钱梦洁,我们能不能出去说?”

他只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就在这里说吧。”

可钱梦洁眼皮也没抬,甚至一边说话,一边伸手还在鼻子下面轻轻扇了扇。

安勇脸上露出一丝玩味,满是看戏般的表情。

“我……我想问你借五十万……”

凌北咬了咬牙,感觉脸颊都在隐隐发烫,硬着头皮挤出了一句:

“我女儿生病了,急需这笔钱动手术,你放心,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证那些全部押给你,或者你想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借钱?”

钱梦洁仿佛是完全被凌北的厚脸皮震惊了,微微冷笑了一声:

“凌北,你不会是以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旧情吧?你女儿的死活,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告诉你,当初我看上你,是我瞎了眼睛,但我可不会一辈子都瞎。”

每一个字,满是绝情。

凌北一阵心寒,看着钱梦洁脸上的轻蔑和冷漠,他突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屈辱感。

“我的钱不是你能借的,这里也不是你能来的,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钱梦洁仿佛是彻底不想和凌北说话了,抱起手臂,她直接扭开了头。

“等会,是不是让你干什么都可以啊?”

安勇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

凌北僵硬地点头。

“那你跪下来给我磕个头,只要你说到做到,别说五十万,我可以给你一百万!”

啪。

一张金色的银行卡被安勇拍在桌上。

什么——

凌北猛地抬头,满脸怒容看向安勇,牙关,被自己死死咬住。

他的双拳在不断颤抖,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他就很快冷静下来。

噗通!

直挺挺跪下。

“哈哈,卧槽,你居然真跪了啊……来,那再叫声爸爸听听?”

“你!!”

见凌北跪下,安勇笑得合不拢嘴。而咖啡厅里的其余客人看到这一幕也都变得满脸玩味,甚至有几个人拿出手机,一脸看好戏地对准了凌北。

凌北眼底血红,咬牙切齿,他嘴唇颤抖,硬生生地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极度屈辱的字眼。

咖啡厅里一阵哄笑,甚至钱梦洁也满脸蔑视地弯起了嘴角,看凌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最低等的蝼蚁。

这个没骨头的恶心男人!

“舒服啊,既然你叫我声爸,那我也不能亏待了你不是。来,抬头,老子今天就给你加个餐。”

安勇笑得前俯后仰,一边说着,一边大步走到凌北面前,伸手就去解裤腰带。

这举动,明显是想让凌北去喝他的——

“安勇,你别欺人太甚!”

凌北只感觉一股气血轰得腾上脑门,终于按捺不住,大吼一声,早已捏得咯咯响的拳头猛然朝安勇下腹部挥去!

“草,你敢打人?”

下一刻,安勇捂住下腹倒在地上,满脸扭曲的愤怒,大叫道:

“都给我上,干死他!”

七八个青年一拥而上,凌北奋力反抗,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打得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奄奄一息。

“差不多行了,把他丢出去吧。”

不知过了多久,钱梦洁声音响起,旋即凌北就被狠狠扔出了咖啡厅,如同一条废狗摔在地上。

当啷。

紧接着,一声脆响,一个冰凉的东西被扔到了凌北脸上:

“这是你当初送我的戒指,还说什么能保我平安。现在还你,拿去给你女儿保保平安吧。”

下一秒,一缕鲜血从凌北额头上流下,悄然渗入了那枚戒指当中。

光芒一闪而逝。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