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频 > 古言 > 正文

冷宫废后:宠冠后宫

大小:724834字 主角:苏伯陵,陆嫣兰,唐慕青 作者:暮雨 时间:2020-01-05

小说角色名是陆焉兰唐慕青的名称为《冷宫废后:宠冠后宫》,这本书是作者暮雨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夜凉如水,晚风闯堂而过,吹乱细雨沥沥,花团锦簇,却空留一室寂寥。

陆嫣兰***在喜床中央,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却难掩她内心的空落,喜乐声已然隐去,耳畔只余下朦胧雨声,愈显凄凉。

不久前,她还是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的明珠,无忧无虑,从不理会世间烦忧。

如今新皇登基,她却不得不沦落为政治的牺牲品,踏入深宫,嫁为人妇,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陆嫣兰,一夕之间,就不见了。

“吱呀……”

陡然响起的推门声打破寂静,沉稳的脚步声在陆嫣兰身前戛然而止,她垂着头,透过盖头缝隙,看见那一双镶着暗金花纹的靴子,顿时心跳加快。

陆嫣兰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皇帝并无太多好感,更遑论情爱,只听说他英俊霸气,却也性情乖张,她也曾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夫君,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个权势遮天的一国之君。

比起深宫后院,四处争宠,她更向往琴瑟和谐的平凡爱情。

苏伯陵低头看着他的新婚妻子,她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半分言语,静默的气氛随之蔓延,他缓缓伸出手,指尖触上鲜红的盖头。

盖头掀起的那一瞬间,空气都有刹那的凝滞,苏伯陵终于得以窥见她的真容。

陆嫣兰缓缓抬头,对上苏伯陵那双比夜还要深邃的眸子,那张英俊的脸上并无太多情绪波动,但她分明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从惊讶到失望再到愤怒,几种情绪的转变。

“你……”苏伯陵眉头紧蹙,陆嫣兰的丑让一向处变不惊的他都有些为之震撼。

那张脸上,密密麻麻地覆盖着大大小小的雀斑,几乎让人难以直视,他飞快地撇开头,不想再看第二眼。

虽说他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以貌取人的肤浅之辈,但陆嫣兰这张脸,确实丑得过于清新脱俗。

陆嫣兰并无意外,笑了笑,还是恭敬地唤道:“皇上吉祥。”

苏伯陵冷着脸摆摆手,自认倒霉,语气不善道:“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朕还有事,先行一步。”

“臣妾知道了。”陆嫣兰自嘲地低眉垂眼,目送他远去。

门外接应的太监总管见苏伯陵怒气冲冲地走出新房,有些讶异:“皇上,您今个儿不歇在这了?”

“不,替朕传召蓉美人过来侍寝。”苏伯陵表情有些烦躁。

蓉美人,本命陆蓉儿,是进宫不久的新人,颇得皇帝喜爱,恰好也是她陆嫣兰的妹妹。

太监总管闻言更是惊讶,随即目光同情地瞥了一眼房里的陆嫣兰,随后恭敬应下:“遵命。”

他匆匆赶去通报,心下却不停感叹,这皇后娘娘刚嫁进来,就这么不得宠,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苏伯陵面色不虞,余光扫过屋内的红妆绸缎,眼底难掩厌恶,随即快步离去。

陆嫣兰始终没有任何举措,仍是一动不动坐在床上。

很快就有宫女走进来,望着她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吹熄了房间里的红烛。

“皇后娘娘,早些歇着吧。”

黑暗瞬间笼罩了她,耳边再次响起关门声,冷风顺势吹进,掀起了她的发丝,那一声怜悯的叹息,在耳畔缭绕不绝。

陆嫣兰在黑暗中闭了闭眼,心底一片荒凉,却并不为新婚之夜被冷落,而是对未来的无望。

她不爱皇帝,也不奢望得他宠幸,她之所以被送进宫来,也不过是为妹妹铺路,皇帝的冷漠,于她而言,恐怕最好不过。

长夜漫漫,四周再次陷入死寂,陆嫣兰低声一笑,正准备起身去关窗,却突然见窗外一道黑影飞快掠过,心下一惊,后背顿时撞在了床栏上。

就在她准备呼救之时,那个黑影突然从窗外跳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扬起手臂冲着陆嫣兰刺过来,他手中的匕首在黑暗里发出冷冽的寒光,让人毛骨悚然。

陆嫣兰连忙捂住嘴,敏捷地侧身,堪堪躲过,又害怕激怒黑衣人,只能放弃呼救。

然而她的妥协却并未换来黑衣人的善待,匕首依旧对着她一顿猛刺,刀刀致命,分明是铁了心要取她性命。

好在她自小在江南放养长大,并不似一般养在深闺里的女子,闲暇之时,也跟着家里的仆人学过几招几式,几次躲过黑衣人的袭击,反倒更加激怒了他。

陆嫣兰心底一顿翻江倒海,她自认与世无争,并未得罪过什么人,更何况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

除非,这人的目标是……

陆嫣兰脑中灵光一现,在躲过黑衣人又一次攻击之后,沉声道:“慢,你要杀的人的不在这里!”

唐慕青猛地听见一个清丽的女声,动作一顿,冷声问道:“你是谁,狗皇帝在哪里?”

果然……

陆嫣兰松了口气,道:“他已经走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你是皇后?”唐慕青谨慎问道,仔细在房间里凝神细听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第三个人存在的声息,不由疑惑。

“嗯。”陆嫣兰道,“他刚走不久,你来迟了。”

“今晚是你们的新婚之夜,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唐慕青语气略带讽刺。

陆嫣兰恍若未闻,平静道:“后宫三千,他又哪里缺我一个。”

唐慕青见她并无半分怒意或是伤感,态度竟也缓和不少:“他在新婚之夜丢下你一个人,你不恨他?”

“既无爱,又何来恨?”陆嫣兰淡淡道。

唐慕青从未听过一个女儿家说出这种完全违背三纲五常的言论,不由好奇,却故意激她:“你既嫁给他,又是一***,即便不爱,也该恪守后宫礼仪。”

陆嫣兰讽笑道:“后宫礼仪是什么,争宠夺势,还是恃宠而骄?”

“……”唐慕青叹道:“人人都只恨没有生在帝王家,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你为何却弃之迤逦?”

“若有来生,我更希望与这些毫无关联,守一世田园,平凡安乐。”陆嫣兰言语间透露出一丝向往,唇边却溢着一抹苦笑。

“有趣,当今***竟有如此想法,也不知是百姓之幸,亦或是不幸。”唐慕青揶揄道。

“这个***我还真当不起。”陆嫣兰说着点亮了一根红烛,昏暗的烛光下,她脸上那些雀斑,竟也无端让人品出几抹孤苦。

“我这一生,在旁人眼里也算是不幸,又哪有本事,顾得了旁人的凡尘琐事。”

唐慕青看清她的脸,眼底稍纵即逝的讶异,却并没有她意料之中的厌恶或是不屑。

“依你所言,确实如此。”唐慕青轻笑道,“我们也算有缘,同是天涯沦落人,哈哈。”

相关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