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菜叶小说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男频 > 悬疑 > 正文

午夜鬼眼

大小:字 主角:网络 作者:菜叶 时间:2019-12-19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午夜鬼眼》一本恐怖惊悚小说,小说介绍:我叫阴夏,三年来,我重复着一个奇怪、可怕的梦。那是一片长满白骨般枯萎的人形森林,一道妙曼红衣长发身影悬挂着,每当梦里,她那双散发着可怕幽光的眼睛始终盯着我。我从惊吓中醒来,在床头柜上折旧古老电话机里掉出来的毛纸上,看到了我的出生日期,我是己巳年,壬申月,庚子日,庚辰时出生,也就是蛇年七月七日七时出生的人。我的身上到底背负着什么样的辛密,真如那毛纸上说的那般,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是克母克妻克女的命吗?

午夜鬼眼烟雨楼主

免费阅读

  这世间,有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又或是,人们认为的无稽之谈。你信或者不信,可它却是以一种不可思议而又神秘的方式流传和呈现着,让科学解释不通,让人无法释怀。

  ……

  我叫阴夏,阴天的阴,夏天的夏,今年十六岁,Q市人。

  从小生长在一个单亲贫苦家庭中,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性格孤僻、古怪,不合群的孩子。

  我们家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摆放在我床头的古老电话机。

  父亲说,那台电话机比我的年纪还大,是他们个年代很贵重的东西,同时,还是他和母亲相识喜结连理的定情信物。

  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没有因为它过时而丢弃,而是一直摆放在我床头,给我当做报时的闹钟。

  看着它,我便想起父亲高大的身影每每对着他发呆,思念母亲时的场景。

  据父亲说,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难产就死了。

  如今,我只能从一张仅存泛黄的照片中,看她美丽的容颜,母亲梳着两个马尾辫,看起来倒像是我的姐姐那般,封存在我的记忆中。

  从我记事起,父亲都是起早贪黑的去工厂上班,我几乎就是一个人呆在家里。

  所以一直以来,我性格孤僻,胆子小,害怕黑夜。

  每当夜幕降临,躺在床上,一切想象的恐怖,全都挤在我脑中,有如事实,我手心淌汗,双腿发颤,头皮发麻,全身阵阵虚汗。

  你不知道,我就是害怕夜色中的黑暗,怕我走不出来,怕黑暗中会藏匿可怕的东西,一觉醒来,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真的我好怕。

  叮铃!

  折旧古老的电话机准时报时,听着熟悉的声音,我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梦里,还是那个夜晚,还是那片森林。

  似乎是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高空,发出昏暗幽惑森森的光芒斜照下来,似乎又是飘着如烟细雨的夜色。

  矗立在远处高大如同古堡的建筑物,隐约能见到被黑暗模糊掉的棱角,远远看去,似血肉模糊的脸庞。

  周围白骨般腐朽的人形枯树,像是被斩了首一般,双手伸向天空,似乎在低诉。

  挂在树枝下的麻绳,被风沉重地吹动,衣衫湿透的一具女尸微微摇晃,绳圈勒紧尸体的脖颈,脸部肌肉向下收缩,而喉咙里的舌根,拼命伸出嘴巴,眼眶撑得很开,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盯着地面,或者更深的地方。

  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尸体是女的,好像是一个妙龄少女,她脚上一双红色的女鞋特别惊心动魄。

  那红鞋古朴沉旧,暗沉的红色上面,有着斑驳的纹路和一块一块磨得赤露的皮色。

  忽然,一道闪电亮起,女尸的影子被瞬间映在地面上,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地面上,出现了三道人影。

  不,不能说是人影,枯树周围没有任何人。

  只有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随风发出‘嗡嗡’的呼啸,那是凭空出现在地面上的影子,就像人的身影,又或者是影子从地里向上仰望。

  它们围绕着女尸,好像在迎接伙伴,当闪电平息后一同隐没在夜色中。

  天地寂然,风雨消失。

  只有那悬挂在树枝上的女尸,发出两道撼动天地的光芒。

  这两道光芒,折射出两条不同的路,白色的通往天堂,漆黑的通往地狱。

  是的,此时我就是这么界定两条路的。

  “呜呜呜……”

  天地间,好像有很轻细的声音,在隐约处幽幽泣诉,回荡在我耳畔。

  霎时,停留在女尸树枝旁的白色乌鸦,猛地惊起,扑棱着翅膀消失在那条通往天堂的路。

  而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朝那通往地狱的路飘去。

  景物在我的眼眸中,一瞬间变得苍白,迅即漆黑,‘呜呜’哭泣的声音顷刻萦绕着我,我毛骨悚然,惊恐万分,却又无路可逃,灵魂赤——裸地僵硬。

  视觉细细溃动,模糊的眼眸一片绝望,随着那漆黑的夜色,在这撕破的夜色中颤抖。

  死亡,恐惧的灰暗,世界仿佛沉进阴暗中,天地无光,哀怨的哭诉纠缠着风,布满整个天空。

  皮肤开始溃烂的声音,弥漫在空气中,令人窒息。

  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吗?

  忽然!

  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我视线中,慢慢的,慢慢的一个穿着红衣的妙龄少女朝我飘来,在空气中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不寒而栗!

  我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指甲狠狠的嵌进手心里。

  因为那张惨白到极致的脸上,她那双眼睛盯着我,仿佛要吞噬黑暗中的一切。

  我的心跳得很快,随着心的跳动,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往下坠,仿佛是要飘到深渊中。

  恐怖在心中蔓延,一股血直冲到头上,脑袋嗡嗡地响起来,我惊慌得犹如冷水浇身,瘫软无力。

  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也不能吐,上下牙齿捉对儿厮打。

  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结住不流了,心像被老虎钳子钳住在纹拧,脑子里翻转昏旋,耳朵里发着尖音和幽灵之音。

  她那双探索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

  “你是谁?哪里来的幽魂厉鬼,要干什么?”我用仅有的一点理智,语无伦次的嘶喊着。

  叮铃!叮铃!

  一阵报时的电话铃声响起,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后背一阵冰凉。

  “又做噩梦了。”

  伸手拧开开关,平复了一下情绪,我伸手轻轻地将电话机抱了起来。

  看着那张贴在电话机上的照片,我轻轻地喊道:“母亲,是你将我从那可怕的梦中唤醒么?”

  “可这样的场景,我经历了三年啊。每次都是这个时间,这个点。”

  咔嚓!

  就在我抚摸着那张泛黄的照片时,电话机一侧轻轻弹开,一张毛边纸露了出来。

  我不禁疑惑,伸手将那张毛边纸取出来,轻轻摊开。

  “阴夏,己巳年,壬申月,庚子日,庚辰时出生。”

  轰隆!

  我脑海如同晴天霹雳。

  “也就是说,我是蛇年,七月,初七,七时出生的,我是一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孩子。”

  像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顺着毛纸看下去。

  “此乃阴命,阴星降于男婴之身,克母克妻克女之命。”

  “母亲是被我克死的吗?”我嘴角如同塞满黄莲,双目一阵无神,颤颤自语道。

  “寄于阴,留吾一道术以蔽之,善法闭目,待双七之数未满,不可打开,切记,切记!”

相关推荐

文章推荐

热门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