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男频 > 玄幻 > 正文

天策战神

大小:字 主角:网络 作者:菜叶 时间:2020-03-15

热门小说《天策战神》是花缘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型的小说,主角许牧林蓓轩,内容主要讲述:二十年前,你给
  • 小说已下架

小说简介

军部药监局敬仁堂。

敬仁堂是官方举办的药堂。

但是却不生产一味草药。

所有的药材,都是从各大药房采办的。

“昨天王府大开杀戒,你们听说了吗?”

药堂内十几名药商议论纷纷。

议论的时候,都瞥了一眼坐在远处的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

王尧听着议论,就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所有人立马就停止议论。

王尧心火烧的很旺。

昨天王府大开杀戒。

他的父亲王元春就是被杀的人之一。

听说在王府门口,被王府的人剁成了肉泥。

十几名家丁家奴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全部都被杖杀了。

更可气的是。

杀他父亲的。

还是他的堂叔王诨。

诡异的是。

他的堂叔王诨也自裁了。

王尧深更半夜被叫去收尸。

王尧花了几千两银子才从大总管周德海哪里得到消息。

他父亲王元春被杀,是因为他们家的军马被林家给冲撞了。

结果遇到王爷招待贵宾。

而王诨事情败露,怕惹怒了王爷跟贵宾。

就只好大义灭亲了。

这种事,要是在平常,即便被揭发。

打几个板子就过去了。

偏偏赶上王爷招待贵宾。

王尧自然不能去记恨那位贵宾的。

他那敢啊。

但是这可把林家给记恨死了。

你们林家不长眼的狗东西。

王尧记恨的时候。

看到一个女子走进来。

是林家的大闺女林蓓轩。

看到这个女人,王尧就狠的咬牙切齿。

恨不得把林家满门杀戮,将这个贱婢抓回去玩乐致死才解恨。

林蓓轩带着林家的金疮药来到敬仁堂。

今天他们林家要试药。

如果药效好,说不定就能成为军部的供药。

那样,他们林家的生意至少能扩大十倍不止。

现在他们林家每年也就一万两银子。

要是扩大十倍。

每年至少有十几万两银子进账。

“你们林家的人死光了吗?没有人来了是吗?居然派你一个女人来?”

林蓓轩刚进房门。

就听到有人骂人。

林蓓轩有些气不过,看了一眼。

原来是死对头王元春的儿子王尧。

本来想反驳的林蓓轩倒是忍住了。

而是说:“令尊大人的事,我也很抱歉,不过事出有因。”

王尧不屑地说:“猫哭耗子假慈悲,哼,不用你来同情我。”

许牧看了王尧一眼。

这个人看着年轻,但是挺嚣张孤傲,嘴巴也阴损歹毒。

看着就心术不正。

林蓓轩看到王尧不领情,就坐在他们林家的位置上。

淮阴城大大小小有十二家药房。

他们林家在民间虽然名声鹊起,可是在药监局却排在最后。

因为供奉不起银子,讨好不了药监大人。

所以名声再好,在这药监局也只能是三流。

王尧笑着看林蓓轩,冷声说:“你们林家人要是死光了,你就跪下来求我,纳你做个小妾,保你荣华富贵,可好啊?”

王尧说完,所有人都笑起来。

林蓓轩十分恼怒。

她说:“王爷已经把我赐婚给马夫许大哥了,我自然不会嫁给你。”

王尧看了一眼林蓓轩身边的马夫。

立马站起来,哈哈大笑。

他说:“王爷真是有眼光啊,你这种**坯子,长的一副好皮囊,到处惹是生非,不能嫁给位高权重的人,否则,一定会祸国殃民,所以就把你嫁给马夫,真是贱民配狗,一对活宝啊。”

王尧说完,药监的人立马哈哈大笑起来。

林蓓轩难受的看了一眼许牧。

虽然许牧只是个马夫,但是林蓓轩觉得自己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喜欢许牧。

那种信赖感。

那种依靠感。

都让林蓓轩认定了许牧。

许牧瞥了一眼王尧,只是冷声了两个字。

“掌嘴。”

王尧十分不屑的看了许牧一眼。

他说:“你一个贱奴,也有资格掌我的嘴?笑话。”

只是王尧刚说完。

青鸾一巴掌就抽过去,直接把王尧打的满嘴流血。

这一下,所有笑话的人都瞠目结舌的。

王尧捂着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许牧。

他骂道:“你敢打我?”

许牧坐下来,霸气十足的靠在椅子上。

问:“如何?”

王尧气的要杀了许牧。

可是看着青鸾。

这个人像是军伍出生。

王尧可打不过他。

家奴全部被杖杀了。

王尧只能咽下这口气。

王尧说:“不与你这只狗计较。”

这个时候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冷眼瞥了一眼,他倚老卖老的说了一句。

“你们林家什么时候这么猖狂了?居然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动手,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林蓓轩刚要解释。

却被许牧拉住了。

许牧冷着脸说:“我许某人一生行事,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又何须把你们放在眼里。”

“你!”

许牧一句话,等于是把所有人都给骂了。

所有人都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王尧冷声说:“大胆狗奴,行,从今天起,你们林家百草堂就是整个淮阴城药商界的公敌。”

林蓓轩看着那些人纷纷点头。

立马急的要解释。

可是许牧依旧轻轻拍拍他的手臂。

让他安心。

王尧这个人确实阴险。

扯虎皮拉大旗的本事也不低。

许牧说:“你们不配与我为敌。”

许牧的狂妄霸道,让王尧愣住了。

本来想羞辱一下林家的。

可是没想到偏偏遇到这个不讲道理的人。

打也打不过。

说也说不过。

王尧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王尧冷声笑着说:“你们林家的药材跟我们王家的药材是同性的,我告诉,以前还能让你们林家吃口汤,今天就是渣都不给你们林家吃。”

许牧没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拭目以待。

“药监大人到。”

这个时候药监陈从新从后堂走出来。

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他说:“吵什么吵?”

所有人都吓的立马恭恭敬敬的坐下来。

虽然药监只是六品官员。

却把持着药材生意的归宿。

这些药商都把这位药监大人当太上皇供着。

陈从新坐在椅子上,犹如帝王一样审视着所有人。

那一脸的骄纵蛮横,让许牧作呕。

陈从新冷声说:“今年军部采用三十六种药材,上贡吧。”

陈从新说完就把单子丢在桌子上,掏掏耳朵,看也不看他们。

所有人立马拿出来贡单。

“我们刘家上贡十万两,专供化瘀药材。”

“我们周家上贡八万两,专供解毒丸。”

“我们陈家......”

许牧冷眼看着那些上贡的人。

就问:“难道,试药不是先看药效如何吗?”

这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林蓓轩也有点紧张。

他说:“许大哥,这是规矩。”

王尧立马冷笑着说:“药监大人,他要试药,那咱们就试药吧,免得,他说不公平。”

许牧看着王尧那副阴险的样子。

可不觉得他是真的想要什么公平。

药监陈从新也冷笑着站起来。

吊儿郎当的将手里的单子丢在桌子上。

冷声问:“你们林家跟王家的供药都是金疮药吧?这,金疮药,应该怎么试药啊?”

王尧立马冷笑着说:“林家大小姐的皮肤那么水润,不如就拿林家大小姐试药吧,咱们在他的左脸划一刀,右脸划一刀,然后敷上我们两家的药,看那个先止血,那个药效就好。”

王尧说完所有人都阴笑起来。

贱奴。

敢打我。

今天先毁了林蓓轩的脸。

再杀了你这个贱奴。

让你死。

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