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菜叶小说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男频 > 都市 > 正文

武道医流

大小:3798112字主角:杨琨,夏璇作者:半夏时间:2019-11-10

杨琨奉师命进城为豪门千金治疗诡异病症,却被卷入了一场大家族之间的斗争。凭借智慧和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次次逢凶化吉。清纯萌妹、冰山御姐、功夫美女投怀送抱,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试读

轰隆隆!

天空之中电闪雷鸣,大雨说下就下,来得一点征兆都没有。杨琨扛着一个大麻袋,快速跑到公交站台下避雨。

因为大雨的缘故,街道上的人很快就散得一干二净,杨琨眯着眼睛看着两百米外街道对面的一家药堂,表情有些犯难了。

他才刚从火车站出来,问路找到了这家药堂,可结果这个时候下起了大雨,这一颗颗雨就跟刀子一样,杨琨哪怕是快速冲跑过去,也得被淋成个落汤鸡。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朝着杨琨这个方向跑了过来,她左手拿着一个白色的包包遮在头顶上,右手微微掀起裙子的一角,尽管如此,她浑身也已经湿透了。

这是一个很精致的美女,她五官秀气,黑发披在双肩上,尽管头发已经湿了一半,但却让她看起来更有味道,穿着高跟鞋的她目测有一米七的身高,裙子将她的腰部的线条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最重要的是,因为湿身的缘故,她上身的白色裙衣,看起来隐隐透明。

杨琨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美女看,如此大好的风景,若是不多看两眼,岂不是太浪费了。

夏璇和自己的司机约好了在这边的公交站台等他,可没想到走到一半忽然下起了大雨,夏璇跑得已经够快了,还是被大雨淋湿了身子。

将裙摆放下,夏璇理了理头发,可忽然,她感觉到身旁有一束目光在看着她,她侧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人穿着白得发黄的短袖,下身是黑色的大脚裤啊,一双布鞋上还有泥土,一看就是一个农民。

夏璇并不反感身份低微的人,但她却很反感这个男人的眼神,他的目光,似乎是在盯着自己的……

急忙朝着一旁挪动了几步,夏璇与杨琨拉开了些许距离。

杨琨才不忌讳那么多呢,他好不容易进城一次,现在又遇到一位这么漂亮的美女,反正又不认识,多看两眼又没什么。

马路上已经有了厚厚的积水,密密麻麻的大雨像是在洗刷着这座城市一样。

这么大的雨,何时能停啊?

杨琨这次进城,是奉师父之命去给人治病的,可现在这里又没出租车,公交车杨琨又不知道路线,这样下去,肯定会耽误病人的时间。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马路上冲了过来,杨琨低头看了看马路上的积水,心道不好。

“闪开!”杨琨快步朝着这个女孩奔跑而去,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右手抱住了她的腰肢,随后立马转了一圈。

那辆黑色轿车飞快驶过,杨琨只感觉后背一阵清凉之意,道路上的积水全部洒在了杨琨的后背,因为身材高大,面前的这位美女,滴水未沾。

夏璇顿时怔住了,她感觉到一只有力的右手揽着自己的腰部,自己的身子也紧紧的贴着他温热的胸膛。从小到大还未与一个男人如此亲近的她,脸颊顿时红通,要知道,哪怕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都不敢这么对她,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流m。

看着面前这张棱状分明的脸庞,还有他邪魅的笑容,后者的一双桃花眼不停的对着她放电。

夏璇抬起右手,用力的朝着杨琨的脸庞扇去,一脸羞怒之色。

杨琨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这个女人的手腕:“小姐,我好心好意的挽救了你一条裙子,你就这么对我?”

“你放开我!”夏璇气得一脸通红,她何时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过。

“以怨报德么?那我偏不放开!”

先前那辆车快速驶过,道路上的积水若是洒在这女人的身上,她这么漂亮的白色裙子那可就真的毁了,杨琨只是不想让这么一个完美的衬托变得脏兮兮的,所以才冲出来替这女人挡下了积水。

可谁知道这女人不但不领情,居然还要伸手打人。

杨琨微微用力,揽着夏璇腰部的右手轻轻捏了一把,夏璇的腰部没有丝毫赘肉,最重要的是,杨琨的身子和她相贴着,连杨琨都不得不感叹,这个女人的皮囊,简直完美到了极致。

感觉到这个男人轻佻的动作,夏璇的身子一颤,她瞪着杨琨,面容上的羞怒之色更加盛然。她忽然想起之前学的几招防狼术,顶起膝盖就朝着杨琨的裆部踢去。

忽如其来的一脚,让杨琨都差点没反应过来,他快速的将双腿并拢,夏璇的右脚,直接被他夹在了两条大腿中央。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下手居然这么残忍,没有人教过你么,这个地方可不能踢。”杨琨戏谑的笑了笑,这女人,估摸着就是想要了他的命。

就在杨琨打算进一步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沉默了两秒,杨琨表情微微一变:“好,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家大药房,买了药我就立马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坐出租车过来吧,不劳烦您了。”很有礼貌的对着电话微微一笑,杨琨将手机放了下来。

再一次看着面前这只如同小羊羔一样的夏璇,杨琨邪魅一笑,松开了她的手。

“美女,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记得跟人说声谢谢,免得别人会觉得你很没教养。”杨琨戏谑一笑,身子朝着夏璇微微靠近了几分,随后却又快速转身。

抓起放在地上的麻袋,杨琨将麻袋往脑袋上一放,匆匆就跑入了雨中。

夏璇气得直跺脚,她看着杨琨的奔跑的背影,他的后背被溅得一身泥水,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会变得非常狼狈。

可是,这个人也太可恶了,他明明可以冲到自己身前为自己挡下积水,可他偏偏却想着占自己便宜。

一想到之前杨琨直勾勾的眼神,还有右手在她腰间的轻抚,夏璇就感到脸上一阵火辣。

杨琨冒着大雨跑到了那家大药堂内,他在药堂里转了十几分钟,才勉强将自己需要的中药买齐,而等排队付钱的时候,杨琨正好见到之前公交站台的那个女人,她也在抓药。

“荸荠、葳蕤、白薇、麻黄,各6克。”夏璇手里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白纸,对着抓药的医生说道。

杨琨听得这个药方,眉头微微皱了一皱:“你这是治阴虚发烧还是外虚发烧啊?”

夏璇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回头,很是厌恶的瞪了杨琨一眼:“关你什么事?”

杨琨笑了笑:“鉴于之前我对你有那么一丝不礼貌的行为,所以我好心提醒你,荸荠和葳蕤尽量不要用在一起,不然会有副作用的。”

听得这话,夏璇深深的看了杨琨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个药方……

“小姐,这位先生说得对,在中医学,发烧是分阴虚和外虚的,两种发烧的用药是不一样的。”那个抓药的医生也开口说道。

给夏璇开这个药方的可是她的未婚夫,而且还是医学世家的子弟,这药,不可能出错。

“你不用管,就按照我说的抓药就行了。”夏璇很坚定的说道,顺带还恶狠狠的剐了杨琨一眼,如果不是因为要尽快将药买回去,夏璇一定会喊司机揍这个家伙一顿。

杨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着这女人将药钱付了,出了药堂。

药堂外停了一辆黑色的宾利,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打着伞将女人送上了车,然后才开车扬长而去。

“呵,原来是个富家小姐,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要是再能温柔点就好了……”

付了药钱,杨琨在药堂外等出租车,过了许久才有一辆空车驶来,上车之后,他再一次接到了那位雇主的电话。

“杨先生,你什么时候能到?我女儿现在又病发了,比之前更加严重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焦急的声音。

“您不要着急,暂时不要给她服用任何药物,我现在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大概十分钟就能到。”杨琨显得很平静,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与之前那个轻佻的他,完全是判若两人。

“好,那你尽快。”

杨琨不是一个医生,他最大的本领也并不是救人,而是毒术,今年十九岁的他,因为从小到大跟着师父试毒,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的本事。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他,身体中残留了几百种剧毒,这种剧毒不但能够让人悄无声息的死,还能够起到救人的作用。

可以说,杨琨没怎么动用过自己的医术,每一次老头子都是让他去杀人,只有少数才是救人。这次听说是救人,杨琨都没打算来的,但老头子求了他许久,他也就心软了。

要知道,从小到大,老头子这还是第一次求他,再加上这人是老头子故人的女儿,杨琨也就答应了。


相关推荐

文章推荐

热门榜单